闲谈水浒聊斋——那些莫名其妙肝儿颤的爱慕

投稿ID:N7MSMZKU 来源: CMSPC 时间: 01-06 热度:

燕青初见李师师,九个字,“灯下看时,端的好容貌。”

接下来宋江、戴宗和柴进来喝茶,只相互行个礼,说几句话。凑巧听到道君皇帝要来,忙匆匆离开。正如《三堂会审玉堂春》里唱的,“吃杯香茶就出院门。”似乎没带眼,压根没描写在这哥儿几个的眼中,这个名动京城兼做皇帝小情人的花魁有多美。

燕青二见李师师,先送上黄金百两。候宋江三人进门,李家摆酒相待,宋江刚写词表达求招安的意思,没想到道君皇帝又来了,等在门口的李逵发怒,打了同来的杨太尉,一把火烧了李家。

梁山三败高俅后,燕青入京,三会李师师。此时,才写出李师师的美貌,“貌似海棠腰如柳,胜过月宫仙姬。”这次没有别人,只有这一对青年男女,李师师看上燕青了,又是言语撩拨,又是吹箫拨阮。两人相互唱着小曲儿,一个声清韵美,一个悠悠妖娆,真是一对风流绝配!

书里有花绣的人很多,如史进身上刺着九条龙,鲁达身上刺着牡丹花,可他们的都不如小乙哥的美,“如玉柱上铺着软翠。”锦体社赛花绣时鼎鼎有名的。

酒浓情热,李师师笑着说想看燕青身上刺的花绣。燕青哪里肯脱,却禁不住她再三的讨看,于是宽衣展示。李师师看就看吧,还大喜;喜就喜吧,还伸着尖尖玉手摸他身上!也不知那双细腻白皙的嫩手,在身上滑动时,燕青有啥感觉!莫不是丝一样润滑,水一样柔顺?会不会撩动小伙子那一颗青春躁动的心?

带着任务来的,哪敢乱性,慌忙穿了衣裳。并设出计谋,拜李师师做姊姊,止住美女那点儿邪心,好干大事。人家主动示意,面对骚扰,燕青似乎并未动心,只知道理智地闪躲。难不成真如某些人推测,这小乙哥与卢员外有点儿暧昧,断背山?所以不好女色。还是真的是多见广识,了身达命?

记得小时见到的那本绿封面,分上中下三本的《水浒传》,有一段燕青与李姑娘喝酒醉卧一床,李师师打算勾引他,这小伙子却睡的极沉稳,只能挨挨挤挤,做了一夜干夫妻。后来那套书传没了,又买的《水浒传》,却不见那一段,真是奇了怪!感觉还是有那一段蹭蹭摸摸的描写好,有一点儿迷恋,一点儿痴情,一点儿求之不得的遗憾存在里面,恰如花未全开月未圆。

不能不说,李师师那才,那貌,与燕青可是绝配。如果能打动燕青,两人私奔,这公关经理拐带着皇帝小情人一跑,皇帝震怒,梁山的招安怕是招不成了。偏偏小乙这有名的浪子关键时刻就是不肯浪,风吹香过蜂不动,月移花影不沾身,白辜负了花魁在被窝里抱着他,做一夜干夫妻的情意。

阎婆惜也是,痴情白付。

这个京城来的小明星,跟了宋江后,又搭上同是爱好文艺的小张三。

书里没写两人在一起是如何的情浓意洽,琴酒唱和,如胶似漆,夜去明来,只写了这个姑娘心所想。如听的一声,“你心爱的三郎来了!”以为是小张三,慌忙起来,一手掠云鬓,口里叨叨着,飞也似跑下楼来,却发现是宋江,复翻身又上楼,依前倒在床上。

宋江指望她来偎依陪话,没想到人家女孩子心里没他,只想着小张三,看他像眼中钉。

张三人不在,可却好像一直在现场。阎姑娘时时念着,心心想着。

发现宋江招文袋里的金子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拿这钱给他买东西吃,“这几天看见张三瘦了。”看到晁盖写给宋江的信,马上想到正要和张三两个做夫妻,正好拿这私通贼寇的事要挟宋江写休书。

为了能跟心爱的小张三在一起,小阎也是拼了!

又是跟宋江吵,又是谈条件,要休书,要房子家具,要金子。宋江在江湖上名头大,神通广,可在这女人眼里他只是个黑粗的土财主,人傻钱多,可以玩弄于股掌之上。她忘了一点,宋江手里握着把刀子,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贪得无厌激怒他。于是,与张三那一段没有显山露水却深入骨髓的爱恋,在血光下灰飞烟灭。

一样的美女,一样的痴情,阎婆惜是敢想敢做的,可是她的爱缺乏经济基础。类似于笼中金丝雀,吃着宋江,住着宋江,还想把宋江扫地出门弄点儿资产接着养跟自己对心思的小白脸。世上哪有这等便宜事儿?男情女愿的尚且阴差阳错,处处风波,好事多磨。

“钱塘江上是奴家, 郎若闲时来吃茶。黄土筑墙茅盖屋,门前一树马缨花。”

《聊斋.王桂庵》是有名的评剧《花为媒》男主角他爹的恋爱故事。小王在河边小船上见到一个美丽的女子芸娘绣鞋,看了好久,又是吟诗,又是投银子,又是扔金镯子,人家姑娘就是不理他。后来却用脚掩住镯子,似乎有点意思。正当此时,船开人散,王生痴坐凝想,念念不忘整一年。终于某天,做了个梦,梦见那个女孩子的家门前有一树马缨花(合欢花)。

“梦至江村, 过数门,见一家柴扉南向,门内疏竹为篱,意是亭园,径入。有夜合一株, 红丝满树。隐念:诗中“门前一树马缨花”,此其是矣,过数武,苇笆 光洁。又入之,见北舍三楹,双扉阖焉。南有小舍,红蕉蔽窗。探身一 窥,则椸架当门,罥画裙其上,知为女子闺闼,愕然却退;而内亦觉之, 有奔出瞰客者,粉黛微呈,则舟中人也。”

又是一年,旧地重游。巧遇梦中的情景路径,“误入小村,道途景象,仿佛平生所历。一门内,马缨一树,梦境宛然。 骇极,投鞭而入。种种物色,与梦无别。再入,则房舍一如其数。梦既验, 不复疑虑,直趋南舍,舟中人果在其中。”

一番曲折过,男有情,女有意,跟心上人顺利结成亲。回家路上却又开玩笑,说家里有已有妻子,气得性子刚烈的芸娘跳了河。幸好命大没死,被救还生了个儿子,几年后因避雨又巧遇,父子天性得相认,熬得夫妻团聚。

世上的事,真是难以预料。正如司马德操说孔明,“卧龙虽得其主,未得其时。”有情的,未必得其时;得其时的,未必得其人;情意、时点、人三者占全,还会闹点子小脾气,无事生非,情海生波。只能淡淡说一句,人实在太渺小了,惜缘就好。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