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貌似纯美的爱恋

投稿ID:Iw0BDGgi 来源: CMSPC 时间: 01-06 热度:

请关注作者微信公号:维扬之水szp

“蝶儿、蜻蜓,还有蟋蟀,

在山上鸣叫啁啾,

金琵琶、金钟儿,还有纺织娘……

河岸陡削,形成了一道悬崖绝壁。从栗树上传来了孩子的声音。有几颗毛栗落在他们脚底下的草丛里。驹子用木屐踩碎外壳,把栗子剥出来。都是些小栗子。”

这是川端康成笔下的痴情的艺妓在剥栗子。

还有《伊豆的舞女》中正在洗澡的懵懂少女:“我眺望着她雪白的身子,它象一棵小桐树似的,伸长了双腿,我感到有一股清泉洗净了身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嗤嗤笑出声来。她还是个孩子呢。是那么幼稚的孩子,当她发觉了我们,一阵高兴,就赤身裸体地跑到日光下来了,踮起脚尖,伸长了身子。我满心舒畅地笑个不停,头脑澄清得象刷洗过似的。微笑长时间挂在嘴边。”

回头看沈从文的《贵生》。山上多的是野果,棒子、栗子,三月里的大莓,六月的地枇杷,八九月有外表黑丑,瓤白如雪的八月瓜。可这些贵生都舍不得吃,每每辛苦采来送给开铺子老板的美丽女儿金凤。

贵生采了半斗笠的八月瓜,然后到五爷家禀告桐子成熟的情况,别人喊他喝酒,不去,只是捧了一大把栗子,到灶边,放进热灰里煨栗子吃。回程时在桥头金凤家里歇脚,跟金凤闲搭话,“这几天山上油板栗全爆口了……一只松鼠正拱着个身子,在那木板上嚼栗子吃。见我来了不慌不忙的一溜跑去,好笑。你明天去捡栗子吧,地下多的是!”

接下来,两个小情人开始拿以前偷栗子的事当笑话说。

“我记得,我不跑。我不怕你!”“现在你怕我……”贵生向金凤眯眯笑,好像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第二天,金凤果然上山捡栗子,顺便拐到贵生家拿她最爱吃的八月瓜,巧遇到五爷。

纯美的爱情,总抵不过世俗的诱惑。在贵生辛苦收桐子,剥桐子,核算结婚花销攒钱的时候,金凤已答应做富豪五爷的小老婆。

贵生惹不起五爷,在他们成婚那夜烧了金凤家的小杂货店,也烧了自己家的房子,然后不知所终。

其实,即便如愿娶到金凤又能怎样?《丈夫》那篇,似乎就是他们婚后生活的真实写照。土地里的收入不够用,还得靠女人到几十里地外的河船上做妓女贴补生活。每月把城里两晚上赚的钱,送给留在乡下诚实耐老种田的丈夫。不仅如此,生下的孩子,也归丈夫——这话说的,仿佛帮老婆的野男人养孩子是件有大赚头的事儿!

过年过节,丈夫到河船上照例探望妻子,仿佛去看一个在外地正常做工的亲人。换上干净衣服,背着篓子,里面装些个红薯栗子一类的土特产。

“圆而发乌金光泽的板栗在薄明的船舱里各处滚去…… ‘我欢喜。这是我屋后栗树上长的。去年结了好多,乖乖的从刺球里爆出来,我欢喜。’他笑了,近于提到自己儿子模样,很高兴说这个话。”客人吃过他妻子爱吃的栗子,还跟船上的老鸨订下晚上来睡他妻子的约定。

看到这里,不禁想起聊斋里狐狸精骂她丈夫的话,“奈何卖同衾人做娼!”

好在这年轻人有点血性,赶晚带着他媳妇儿回山里了。那河船似乎跟别的地方的妓院规矩不大一样,好像不需要什么赎身钱,没有像明话本里的杜十娘和卖油郎花魁出妓院那么费事儿。

说到卖油郎,贵生跟他似乎有相通的地方。都是勤勤恳恳做事攒钱,想法子讨好喜欢的女子,可时代不同,背景不同,遇见心爱人的时机也不同。繁华过眼的花魁看尽世态炎凉,攒下成箱的钱财,预备着找个老实人从良。

红楼梦里的鸳鸯是不肯做贾赦的姨太太的,一来贾赦太老,二来在府里看多了姨太太的事儿。

金凤没那经验体会,爱慕虚荣的她看不上没家没业的穷小子,盼望着嫁进豪门以后做姨太太享福。她的命,不知会怎样。趁着年轻貌美,总能安稳过几年吧?

有句诗:“禅心匪为春心腻,女子生而愿有家。”古时女子未出阁时算无家的人,只有嫁到夫家夫家才会成为她的归属和家,而女子生来就希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家的。

想起多年前看的一个电视剧《大秦之腔》:

小时候娘就对我说,

长大找个好哥哥,

等我长成了花一朵,

活着再就不由我。

小时候爹就对我说,

长大有个好婆婆,

等我搭上了红盖头,

世事就在捉弄我。

生成了一把别人的锁,

死成了一只扑火的蛾,

爱恨生死都经过,

最想唱支属于自己的歌。”

山里的妹子改翠,长大被她娘卖给了老且丑的牟驼子,当了新娘。她骑着毛驴走在路上走,听到一声声略带挑逗的秦腔,两次巧遇后,喜欢上这个充满野性魅力的男人韩茂臣,在军队团长的主持下里跟他成了亲。

韩茂臣说自己只是个受苦的戏子,给不了改翠什么。可眼前这个人总比那个老丑的驼子强,或许能将她从黑暗中带走,奔向光明的彼岸,改翠很愿意跟他一起投入新的生活,共同打拼出一个新的家。

“受苦总比受罪强,我啥也不图,我是想拿你,赌我自己个儿的命。”后来韩茂臣在西安经商致富,却爱上另一个温柔可人的有夫之妇双池。改翠伤心地带着大肚子离开,生下一个女儿后死于难产。

故事并没有结束,新一轮的孽缘又开始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