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相思三碗酒,这句喜欢才说出口

投稿ID:b6i31Ymw 来源: CMSPC 时间: 01-12 热度:

  我们越是长大,越是学会了在感情面前瞻前顾后、权衡利弊。

  01

  一个礼品店里,突然进来三个帅帅的小男生,另外两个簇拥着其中一个,嬉笑着讨论要买什么。

  那个男生举起一个粉色的钱包,带着小波点,羞涩地征求另外两个男生的意见:“你们觉得这个好看吗?”

  其中一个坏笑着说:“表白不用这么好的钱包啊,万一失败了可血本无归哈。”

  男生愣住了,一本正经地说:“你说什么呢!这是个好女孩,我想娶她。”

  然后,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去结账了。

  那一刻我这张老脸不自觉泛起一阵笑,莫名被这种刚烈决绝的态度“甜到哀伤”。

  这时,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前几天终于遇到了心头好,可是却把她愁得不行。

  男的是她的合作伙伴,儒雅温暖,彬彬有礼。舞会上她一直靠在他肩上,男人主动加了她的微信还送她回家,到家后才发现俩人同住一个小区,更是深感三世缘分难得。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各回各家”后真的就“各找各妈”了。

  她主动约了一次,男人听上去也是欣喜又客气。

  她瑞士留学归来,家境优越,面容清秀,也是个教养颇好的姑娘。

  她跟我说,头一次遇到一个让自己感觉方方面面都很舒服的男人,她挺怕错过,也怕是自己多情扰无情,所以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妥当对待这件事儿。

  于是,她跑来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现在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就不能坦白点儿吗,敌进我退地来回刺探到底有什么意思?”

  我说:“你这不是也挺顾忌脸面的吗,不然你早去找他挑明了。”

  “其实我主要是担心,家离得这么近,万一谈崩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太尴尬。”

  我乐了,崩了又怎样,崩了就搬到另一个城市,有人问起,你就说丧偶。

  她差点笑疯。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越是长大,越是学会了在感情面前瞻前顾后、权衡利弊,想找你却没有话题,于是晚安来晚安去最后变成了爱答不理。

  02

  我的钢琴老师也是一个帅炸天的“正太”艺术男。

  有段时间看到他每天一个人吃面,一个人锁门,一个人坐在钢琴面前发呆好半天。

  我打趣问:“好好的一个钢琴王子怎么了?相思苦啊?”

  他长叹:“哎,感觉自己谈恋爱的时候缺根筋啊。”

  他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毕业时他为了方便照顾家人,想留下来做钢琴老师,女朋友的家长却一心想让她去国外。

  本来从来不脸红的俩人,开始因为异国恋危机而吵得不可开交。

  最终吵到一拍两散,一个换了个城市做了钢琴老师,一个悻悻回家准备出国考试。

  但悲剧的是,女朋友最终没考上,国没出成,手倒是先分了,这找谁说理去。

  他跟我说,身边好多哥们儿,就是因为思虑太多才让一段好好的感情不得善终的。

  怕父母反对,怕八字不合,怕星座相克,怕来日苦多,怕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于是整天心惊胆战如履薄冰,对眼前的人眼前的一切越来越不确定。

  因为不确定,所以越爱越不敢付出,越爱越冷冷清清不懂什么三千痴缠。

  但不疼不痴,不迷不缠,你敢厚着脸皮说你爱过?

  前段时间读廖一梅的《悲观主义的花朵》,里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

  你总会爱上那些带给你痛苦的人,他肯定会带给你痛苦的,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没有改变,但是他以前带来的那些欢乐,只因为感受的不同,轻易就变成了痛苦。

  你看,那个让你又哭又笑的人,一直都是你爱的那个人呀。

  至于,那些口口声声害怕失去的动心然后说拒绝的人,你最好离他们远点,因为这些人,往往会因为害怕失去你而率先离去。

  03

  现在好多狗血的电视剧都把我们这代人教坏了。

  女主角为了让男主角不跟家里闹翻,主动接受了男主角妈妈提出的美好建议“离开我儿子,你给不了他一个更好的未来,而某某可以……”

  女主角嘤嘤嘤地哭完,大义凛然,山河拱手,微微一笑不复还。

  就这样无脑的剧情,生生打翻了爱情本身的纯粹。

  大学时候一个学长家境贫寒,准备考研,女朋友跟他异地多年,一次争吵后他闷在寝室抽烟,然后涩涩地对电话那头说:“要不分手吧。”

  几个哥们儿一听都疯了,你们从高中就开始了,五年多的感情,说扔就扔啊,你女朋友说啥了?

  他闷闷地说:“我不想耽误她,她没说啥。”

  从南京到昆明,三十八个小时的火车,那个电话里一句话没说的女朋友小心翼翼地推开他寝室的门,刚好赶上中午午休,她小声问他在不在?

  这高尚的哥们一听马上翻床而下。

  “你来干吗?”他继续装。

  姑娘嘴唇哆嗦了一下,冲过来一把抱住他:“不分开行吗?我还是太喜欢你。”

  这么一句话惹得一屋老爷们儿哇哇地哭。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人与人之间爱的表达越来越扭曲,你闷头委屈自己要为对方做的那些牺牲你问没问过他需不需要啊?

  爱的表达没有那么复杂,动心就笃定了去娶她,不爱就断了那三千痴缠下一个路口转转没什么尴尬。

  04

  见过好多活得特拧巴的人,总是不停地给喜欢的人发一句“在干吗?”

  喜欢你的人,会告诉你在欺负一只哈士奇啊,在看一部电视剧看到泪崩啊……不喜欢你的人,会告诉你,没干吗。

  所以,你还用下次再来一次“在干吗”吗?

  爱一个人是令人感到温暖的事儿,不是为了让你变成一朵苦大仇深的“白莲花”。

  就像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小姑娘Mathilda 对杀手Léon说的那样:

  “里昂,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

  “你未恋爱过,怎知道那叫爱情?”

  “因为我能感觉得到。”

  “哪儿?”

  “在我的胃里,感觉很温暖,我以前总觉得那里打结,现在不会了。”

  这世间,“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的痴傻人太多。

  人群中,七年相思三碗酒,一句爱过才能说出口的遗憾太长。

  那些动心了然后拒绝的表演,那些欲说还休的孤单,我不能了解,亦不想步此后尘。

  我们总是用自以为是的成熟,错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

  下一次遇到你,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只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我想娶她”的少年。

  而不是隔着屏幕与江山,早安,晚安。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