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雪里寻觅,和你一起呼吸

投稿ID:J2UmFYow 来源: CMSPC 时间: 02-12 热度:

雪是圣洁的,温暖的,写封和雪有关的情书,是每个人的寐梦。

关在屋里很少出去,陪空调电脑天天码字玩游戏,甚至忘了自由的呼吸,不是疲惫的入睡,就是尽情的劳累。好不容易等到你,一起擦明窗台看白雪纷飞。见街道孩童的雪仗刺激无比,忍不住穿衣戴帽,踏足室外把那酣畅淋漓的快感寻觅。

出门右拐遍看到黑色的,白色的,蓝色的轿车,带着白帽子在雪中俏立,见我过来风吹些冰渣沿车窗落下,哗啦啦的像对骚客敬礼。沿途最美的不是留下的成双成对的脚印,不是倒悬的冰锥,不是漫山遍野的唯余茫莽莽,是每家每户门口那装饰精美各具特色的雪人,它们仿佛是创作者心灵的窗户,给每个像我和你一样路过的人传达着温暖的祝福。

途中你说想带我去更美的大洋洲一畦,由于时间关系选择了近路,其实你去哪儿我都欢喜,只要有白雪和你,哪里都是欢天或喜地。

到车站对面,仰望是筹建的华信城,略低头能看到一排排别墅,再往前是蓝波温顺的修江和不知名的山包。这风景本没有太大关联,可因为白雪和你我,便成了一幅画,俨然随意安放的新房长屏。

去时我看别墅静悄悄的,没什么生气,不像有人居住。走时夜色撩人,你惊讶道:“那一栋有人,屋里亮着灯。”我想,大概是我离别墅太远,所以希望它永远空落落吧。

沿路看到不少雪人,我跟你说我们也堆一个,开始我很怕冻手指头,你知道的,我开空调玩电脑还要加个小太阳,可我觉得跟你堆雪人就像带婴孩一样温馨,忍着寒凉在雪地里推着雪球跑起来不时偷瞥两眼自拍的你,我感觉我脱胎换骨了似的充满活力。

滚着雪人身子,我的手变成紫红色。当我向你走过去,你正拿着手机照亮你的美。我有些矫情,哐当把雪球砸你头上,搂着你傻笑。

“媳妇儿,我一个人怎么造人?”有点这味道,等你一起推雪球。给你美拍几张后,终于如我所愿,我滚身子你滚头,咱两一起堆雪人。

以前,我们堆雪人用铲子,用桶装雪,哗啦哗啦跟赶工期都建筑工似的,粗糙迅速连枝叶带泥土都堆积在地,压根是豆腐渣工程。现在就慢慢的,耐心十足的,跟城里人到乡下旅游那样新奇的,捏着一团雪,沿着梨花滚犊子,绕开脚印和杂草,滚出来洁净,玉白的大团和小团,非得装饰得像艺术品一样清新靓丽。

很快的,我们眼前就有满满一堆童年的回忆,插上树叶做的眼睛鼻子,树枝做的双手,仿佛回到了那如糖似蜜无忧无虑的往昔。

看着它,像看着我,像看着你,像看着我们。我仔仔细细的加固手臂,矫正鼻子,想它面对寒风昂首挺立,在这雪海里最后融化,又抬头看看别墅那盏亮着的灯,多少有些不舍。可我只是游玩到此,该再见了雪人。跟藏地告别山神,我也拜了雪人才走。

你似乎看出了我的多情,说明天再来看它,我说不必了,你很不解。它非你笑靥藏花,心有独钟,百看不厌。它只是我们对自然的敬畏,对路人的祝福,对生活的守望,让它存在固然恒美,可缺憾更加无暇。

回路上,我们互相捂着手取暖,美滋滋的看车头闪烁,路灯睁眼,想吃水果买点,觉得饿了回家吃饭,再没有枯燥和乏累。生活虽然平平淡淡,可除了和你相视一笑的心有灵犀,实在不知道余生还有什么动力。荣华富贵的确垂涎三尺,可不能和你白首不分离一起呼吸,就是美梦成真也无甜味。

未来遥遥无期,今天互相珍惜。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