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区女人的爱情

投稿ID:UYg19NUK 来源: CMSPC 时间: 07-08 热度:
红灯区女人的爱情

  1.

  四椿街一个小巷口里藏着一家深夜才营业的面馆,叫老张拉面。

  这天,大荣凌晨一点准时出现了,点了份普通拉面,照例寻了个旮旯地坐下,接着也是一样的情景:一边匆匆扒了几口面,一边玩弄着手机,直到屏幕显出来电显示,这才把筷子一停,脸上随即露出甜蜜的微笑。

  大荣手机里另一端的女人是他女朋友,叫阿秀,在美国念书。

  这次通话倒没多久,大荣用温柔的语气叮嘱对方注意身体最后又附加了一句我爱你后终于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大荣脸上甜蜜的微笑倏地转无,两条眉毛紧紧缠绕在一起,转头喊着老张要了两瓶啤酒。

  ldquo;分手了?”女人自个搬了个板凳挨着大荣坐下,穿的花红柳绿,脚下踩了双木屐,劈劈啪啪踏的混响。

  ldquo;张娟,你别乱说。”大荣有些不悦。

  ldquo;没分手你还喝酒?还脸上一副奔丧的表情?”张娟挑着眉头,眼底里带着一丝期待。

  大荣摇摇脑袋倒满了一整杯啤酒,白色的泡沫顺着杯壁外沿汩汩往下流。张娟一把从大荣手里抢过,脑袋向后一昂,咕咚几声,就见了底。

  ldquo;人民教师喝醉了明天怎么站上讲台教育祖国的花朵?”张娟脸上还是那副表情,巴掌大的脸上带着倔强。

  大荣悠悠叹了口气,把啤酒瓶往外推了一把,看着张娟说,“阿秀还要往上读......原本是等她读完大学回来就结婚,现在怕是不成了。”

  ldquo;哟,那我是有希望了?”张娟往他的身边靠过去一点,眼睛里有了星星点点的光。

  ldquo;你瞎说什么?”大荣连忙后退了一些,与她拉开了距离。

  ldquo;我没瞎说,你等着她,我等着你,就这么耗着呗。”

  张娟掏出根烟,向隔壁桌借了火,猛地凑到大荣鼻子跟前吐了个烟圈,大荣猝不及防连着咳嗽了几声,张娟这才舒展了眉眼咯咯笑了起来。

  谁叫这男人心里半点都装不下她!

  2.

  来老张拉面的人很多。

  夜行动物很好以类型区分,但大荣是个例外。

  戴副眼镜,总是斯斯文文的坐在最边上,从没见过他带过任何一个朋友,每回一个人来,一个人走,好像真是为了晚上填饱肚子出来寻得胃里安宁的食客一般。

  张娟也是老张拉面的常客,没办法,干活前要吃饱。干的什么活?月黑风高可不是杀人放火而是男女之间最原始的互动。

  她是小姐,男人堆里跌爬滚打混饭吃,但自从注意到大荣之后,张娟在心里把男人暗暗分为了:其他男人和大荣。

  店老板老张端来她的面的时候,多说了几句话。

  ldquo;娟啊,你喜欢上正经男人叔为你高兴,但是他不行。”老张朝大荣的背影努努嘴。

  ldquo;他是个呆子勒!都三十了还等着他在美国的小女朋友!她女朋友才多大?二十出头!别人都说女人经不起耗,男人的时间也宝贵啊!”

  老张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没救了!一颗心都系在远处的,身边的眼前的是看不见的。叔是为你好,千万别犯傻。”

  张娟把这话在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她起初只是觉着这个男人呆呆傻傻的有些意思,因此偷偷多注意一点他。

  看见他每回和女朋友通完电话就会变得喜气洋洋,脸上泛出红光,就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还如此虔诚的对待爱情,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张娟不信。

  那天张娟穿了条深V的裙子,把两团大胸脯又特地挤了挤,搽了时下最亮眼的眼影,抹了娇艳欲滴的“斩男”色号,娇嫩嫩的手慢慢覆盖住了大荣的手,眼角微微上挑,吐出一句软绵暧昧的话。

  ldquo;约吗?”

  大荣如她意料之中脸红了,先是像被火炉烫到一般迅速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扶了扶眼镜框,正色道。

  ldquo;不约。”

  ldquo;我是老师,而且我有女朋友。”

  张娟被他义正言辞的样子逗笑了,肩膀一颤一颤的,胸前那雪白的两团也跟着上下跳动。

  大荣忽的一下别过头站起来,走的匆匆忙忙颇有些逃离的味道,像是被妖精色诱的和尚,指不定嘴里正念着清心咒。

  3.

  张娟再次遇见大荣的时候,刚从一金主家出来,浑身散架似的疼。

  那老男人出手阔绰不假,会折腾人也是真。她身上青青红红尽是牙齿印,下身估计更是红肿不堪。

  要是是自家老婆会这么不心疼人?还不是把自己当一只圈地饲养的鸡。

  那是个早晨,阳光也很好。

  初春的太阳把冬天剩下的寒意都驱赶了几分,但张娟还是觉得冷,双手抱住自己的胳膊来回的搓着。

  一抬眼就看见大荣了,白天见他就是比晚上仔细些。他没有很高,一米七五左右,还有点佝着背。

  他身后领着一群蹦蹦跳跳的小学生,过马路的时候,他便站到十字路口,张开双臂,拦住身后跃跃欲试想闯红灯的几个学生,一面喊着:等一下,等一下!

  不知怎的,看见大荣那副极有耐心的样子,让张娟想起小时候在奶奶家养的那只性情温驯的大公鸡来,那只大公鸡竟然会带崽,张开自己的大翅膀把那些弱小又可爱的小鸡崽们一个劲的护在翅膀下面。

  张娟跑上前挡在大荣身前自然的跟他问好,随后,又突兀的说,我好冷,你能把你外套借我吗?

  大荣愣了一下呆呆的回着她的问候,愣了一小会,就把身上那件毛呢外套递了过来。

  张娟碰到了大荣的指尖,男人热乎的体温让她打了个颤。

  她把他的外套穿在了身上跟大荣道谢,绿灯了,又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小声的问,你家在哪?我晚点回家换衣了给你送过去。

  大荣却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不用了,你拿着吧。

  张娟说,你这么怕我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啊!

  身后的小学生个个竖起精明的耳朵,睁大精明的眼睛,大荣憋红了脸也没憋出一句话,在岔路口跟她挥挥手算是道别。

  张娟就看着大荣的背影先消失,接着是一个一个小不点的身影,最后全部都看不见了的时候,张娟才转身往反方向走着。

  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啊,痴笨的可爱!

  4.

  再到后面,他们再次遇见的时候,还是在老张拉面馆,有几个小毛丫头把头发甩的左右晃悠,围拢坐在大荣桌旁。

  张娟到的时候就从毛丫头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中发现大荣那张涨的紫青紫青的脸,这些早早离了学校的不良少女早就沾染了一身社会风气,尖起细嗓子故意说些挑逗的污秽黄段子,大荣眼角都皱的堆簇起来一团皱纹,见到张娟竟然使命眨着眼睛,向她求救。

  女人确实是需要岁月沉淀的,当张娟扭着腰肢缓缓走过来的时候,几个毛丫头很快压低了嗓音。当张娟把那只浑圆雪白的手臂攀上大荣肩膀的时候,几个毛丫头互相交换了眼神从座位起身。

  当张娟眼里流转着潋滟的水光歪着脑袋对大荣撒娇:你衣服还落在我那里呢,什么时候去取?几个小毛丫头早已经讪讪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ldquo;亏你还是个男人,被几个小女孩调戏。”张娟大方的坐在了大荣的身边。

  大荣有些尴尬的笑笑又对张娟说,“我请你吃面吧。”

  张娟没有推辞,等面上来的功夫,张娟主动问起了大荣女朋友的事情。大荣先是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又掏出手机指着上面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女生说,她是阿秀。

  女生瘦白瘦白,尖尖的下巴,眼皮是单的但是眼睛很大,眼尾略微下垂,看起来无辜可怜的模样。

  ldquo;蛮好看的。”张娟由衷的夸赞道,“但是也太小了吧,你这嫩草吃的也太嫩了。”

  ldquo;这是她四年前的样子,现在...现在应该长大了点吧。”大荣的话语里带着一点落寞。

  果然,女生旁边就是大荣,看上去虽然和现在没什么差别,但是人显得鲜活许多。

  面端上来的时候,大荣还是一股劲的在说,原来大荣是阿秀的家教,他当时在读研究生,想找个工作挣点额外的补贴。那天的太阳真大,他整个人被晒得心灰意冷了,阿秀就走到了她面前,对她妈妈说,可以要这个哥哥当我的家教吗?

  大荣每周给阿秀补三次课,其实算不上补课,因为阿秀的心思根本不在书本上面,她缠着他问:大学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特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房间开了空调,可还是真热啊。

  阿秀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来的话是少女独有的柔软的天真。大荣的心不受控制的漏跳了几拍,对阿秀的问题也是支支吾吾不知所然的回答着。

  张娟把面缠绕在筷子上往嘴里送去,好避免汤汁溅到衣服上。而大荣压根没有碰筷子,他的眼里都是因阿秀闪烁着的光,张娟知道了是阿秀跟大荣先告的白,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阿秀把自己交给了大荣,那是阿秀的第一次,而大荣自此把魂丢给了这个小她七岁的女孩。

  聊到满天星斗的时候,大荣才止住了嘴,摸摸后脑勺表示歉意。

  张娟在这一天和大荣熟识了起来,大荣却忘记了,那一天,没有等来阿秀的电话。

  5.

  自从上次张娟见到大荣一脸惨淡的接完电话后,大荣很久没有来老张拉面了。

  这可是件稀罕事儿,以前不论刮风下雨,每周那三天,大荣还是雷打不动的来。

  张娟想大荣会不会出了什么事,转念一想,他没来,估计着可能就是他女朋友从美国回来看他了呗,自己巴巴跑过去凑什么热闹。

  这回张娟算是猜中了一半,在那昏暗暧昧的酒吧灯光下,在那一群绰绰约约的时髦女郎中,张娟居然认出了.....阿秀?

  她别出心裁地穿了身旗袍,包裹着有如山脉起伏的身躯,耳坠,项链,手镯,金碧辉煌的挂满了一身,而身边围着她的是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佬。

  张娟记得阿秀那张脸蛋,灵气逼人,阿秀稍稍下垂的眼尾被她用心添上了眼线,向上勾着,是属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妩媚。

  可能是张娟盯着阿秀太久了,她偏过头和张娟眼神撞上,居然朝张娟露出一个十分羞赧的笑容。

  张娟走到阿秀那边,问她,大荣呢?

  阿秀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张娟把手做喇叭状在阿秀耳边嚷道,你男朋友大荣呢?

  阿秀敛了笑容,把那个绿眼睛外国人搂着她肩膀的手推下去,瞧了张娟好半天。

  张娟和阿秀走出了酒吧,在外面随地坐下,俩人都点了根烟。

  ldquo;你听大荣提起过我?”阿秀问。

  ldquo;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大荣天天说起你。”张娟漫不经心的回,“不过大荣没跟我说你还会抽烟。”张娟的眼神扫视着阿秀染着鲜艳红色的指尖。

  ldquo;烟?我还抽大麻呢你信不信?在美国嘛,什么学不会?学不会也要学啊!”阿秀笑盈盈地答道。

  ldquo;那我可管不着,那是大荣的事情。”张娟收回了目光。

  ldquo;他也管不着,我和他分手了。”阿秀吐了一口烟圈。

  ldquo;分手了?为什么分手?”张娟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停了一拍,她扭过头,看着阿秀的侧脸。

  ldquo;异地恋有多少能有好结果的?我骗他说我要继续读书,结果我回国了要死不死碰上了呗。”阿秀说的时候,语气轻松,似乎从来不曾对那个等了她那么久的男人动过半分真心。

  ldquo;不一样,异地恋是因为距离,大荣对你不会变心,所以是你的问题,是你不爱大荣了。”张娟学着大荣的样子,一板一眼的纠正她。

  阿秀狠狠抽上几口把烟朝地上轻轻一拧,冷笑了一声,“他爱我?他爱的是十九岁时只属于赵大荣的我。”

  她站了起来,踏着高跟鞋往酒吧里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不知为何,却又停了下来,回过身来看着张娟的背影。

  ldquo;张小姐,你也是出来卖的吗?那你和赵大荣是没戏了。”

  6.

  张娟跑到大荣教书的学校一打听才知道,大荣请了一个星期假。

  又问到了他的地址,一路找了过来。

  普通的住宅区,灰蒙蒙的房子四平八稳的立着那里,和大荣本人一样的不起眼。

  不是电梯房,张娟好久没有爬楼了,等到了七楼,两腿都止不住的打着颤儿。

  把手都敲红了还是没人应,张娟就坐在楼梯口等着,眼见太阳都西斜了,大荣的人影也没找见。

  张娟心里一下来了气,打电话也不接,学校家里都不在,不就是失恋了吗多大的事?玩失踪?

  把高跟鞋脱下来拎在手里咚咚咚的撞击着门,这回,大荣和对面的邻居同时开了门。

  邻居横着眼骂骂咧咧了几句再次把门关上,而张娟看见了大荣,着实吓了一跳。

  他没有戴眼镜,一双眼睛凹陷的厉害,眼窝子发着黑。头发没有打理任其硬邦邦的张着,穿了件长袖却是布满了黄色的酒渍。

  张娟住了进来,把大荣一地的酒瓶齐刷刷地装在了一个大袋子里,一起丢出去的还有仅有的几件阿秀的物件。

  大荣默认了,但是他还是不开口说话。

  张娟知道大荣醉了,但是她又知道,大荣是清醒的。

  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了大荣的衣服,大荣如同木讷的僧人一般瞧着张娟,眼睛明明有欲望,可是却还是极力的忍着。

  ldquo;你也别嫌弃我,我不收你钱,跟你一起,我至少是自愿的。”张娟刻意忽略了大荣的眼神,她爬上了大荣的身体,主动的骑上了他的腰。

  她是个妓女,没有读过多少书,她不明白,除了这种事,一无所有的她,该怎么安慰这个令她心疼的男人。

  大荣和张娟做那事的时候甚至也不多哼一声,这让张娟多少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种事,开了头,就不会轻易结束,张娟没有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她自那次后就经常来,每次来,大荣都像野兽一样把兽欲发泄在她的身上。

  就仿佛,这几年的隐忍,一下子就找到了突破口,毫无节制,也不计后果。

  只是,他们彼此心知肚明,这种用性维持起来的东西,不过就是一场虚幻的海市蜃楼。

  终于,有一次,张娟趴到大荣耳边上,咬着他的耳垂问他,你和阿秀干了几次?

  大荣轰的一下坐起身来,肩膀磕到张娟的下巴,张娟立马涌出了眼泪。

  大荣发障了一样把张娟从床上赶下来,把她的东西七七八八全扔到地上指着门口要她滚。

  张娟一个不稳摔在地上,当时是裸着的,羞的随便找了个衣服一套,也不甘示弱的回击:活该你一辈子单身!神经病!

  大荣的房子还是只住了大荣一人,少了阿秀的东西,又搬了张娟的东西,虽然小,显得那么大,那么空。

  大荣又回到学校教书了,虽然不再去老张拉面了。

  7.

  张娟在那个酒吧再次碰上了阿秀。

  她周围的男人喝的七昏八倒了,阿秀还是坐的端端正正,举着酒杯朝张娟示意。

  ldquo;酒量不错啊。”张娟笑着与她搭话。

  ldquo;喝多了就练出来了。”阿秀也淡笑着回答。

  ldquo;你不是去美国读书的吗?怎么好的不学坏的全沾了。”张娟着实有些不明白。

  阿秀睁着一双炯炯的眸子瞅着张娟,“我当他什么都跟你说了,原来也不是嘛。”

  ldquo;大二的时候,我家破产了,也不算破产吧,就是出了点意外供不了我读书了,要我回国。”阿秀抿了一口酒,灯光很暗,张娟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她眼里那些湿润的光。

  ldquo;我自然是不肯的……我学美术的,大荣有跟你说过吗?我哭着跟大荣打电话,要他帮我。你别看他穿的穷酸,他爸妈房子拆迁都赔了好几百万。我喊他借我钱,我给他打欠条,等我毕业我就还他。”阿秀说着说着,怅然若失的情愫了然于胸。

  ldquo;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不肯,他说他爱我所以不肯借我,他想我回国,回到他身边过他那死人一般的生活。”阿秀笑着,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张娟沉默了。

  ldquo;我要跟他分手,他居然拿死威胁我,还说我第一次都给他了,谁会要我这个破鞋?”阿秀把手中酒一饮而尽,像是在喝一口血,憋着令人窒息的气。

  ldquo;我朋友跟我说这活的时候我根本没考虑,也算是被他气到了吧。我后面答应了,美国大学那么贵,很多女生干这个的,我找了好多理由说服我自己。可能我算幸运吧,第一次碰见的是个贼有钱的法国人,还温柔,一次抵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阿秀一下子又转移了话题。

  ldquo;第一次后面就是第二次第三次嘛,你起了欲望这欲望就渗入到了你皮肤,洗也洗不干净。我之前一直和赵大荣没断才不是在乎他要死要活,是通过他我可以想起以前的我。”

  ldquo;诺。”阿秀把酒杯一指,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做着成熟的打扮,舞池中挥洒着自己青春。

  ldquo;你看她们故意扮成熟,但还是一眼看得出底下的干净。”

  ldquo;你啊,我啊,我们啊,染上的风尘气是盖也盖不住的。”

  张娟只顾抿嘴喝酒,怎么也没法把阿秀口中的大荣,和那个在老张拉面埋头吃面静静等待电话的大荣联系在一起。

  阿秀是对的。

  张娟和大荣第一次交欢的时候,张娟使出了全身解数讨好着身上的男人,大荣一点也不领情甚至透出点厌恶,好像在说,你是睡了多少个男人攒出来的经验。

  事毕之后,不管多晚,大荣一定会跑去冲澡,张娟往往就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睡着,大荣也还没有回来。

  张娟的酒量也很好,但是那天吐了一地,像个小孩子哭倒在阿秀身上。

  她原先以为遇上这个男人是她的福气,哪晓得比花花公子更恐怖的,是这呆头愣脑男人的处女情结。

  8.

  张娟不再去那家酒吧了,因此没有再见到过阿秀。

  她也祈盼阿秀和她一样从夜里退了出来,站在太阳底下放肆的享受每一寸的阳光。

  张娟用攒的钱开了家拉面馆,但是是在白天营业,和四椿街的老张拉面隔了几条街。

  老张有次放弃白天睡懒觉的机会,跑到张娟店里点了碗面吃,非说娟丫头没良心把叔的本事学了还要跟叔抢生意。

  但是,他虽是这么说着,可脸上泛出的笑意啊,让褶子挤成了一团都能夹死蚊子。

  ldquo;你和大荣怎么样了?”老张试探性的问。

  大荣?

  张娟正把面从汤底舀起,忽的听见这声名字有些疑惑地抬头。

  原来,原来自己已经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了。

  张娟把面端给老张,迎着早上的暖阳,扬声道。

  ldquo;两清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