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何方蝉鸣

何方蝉鸣

投稿ID:qJUYWLgZ 来源: CMSPC 时间: 02-12 热度:

夏日的微风拂过柳叶翠绿的枝梢,屏息的游丝中是菊花茶淡淡的香,如今,怀念的总是那月上柳梢,柳梢蝉鸣,蝉鸣茶香。---题记

记得以前,总喜欢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吹着凉凉的风,借着月光,泡一杯淡淡的菊花茶,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声声的长鸣,故乡的蝉鸣很洪亮,很短促,而且会一直持续到半夜,我便也陪着他们一直到半夜,直到鱼儿开始东上,那蝉鸣有如雷声,一个霹雳,威慑四方,但却比人生温和许,他像雨打吗?却比语言要惊骇世俗,柔和的月光,不见一点蝉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知了知了,他叫了起来,起初,只有稀疏几声,像是亲人之间的对喊。俄而,百千蝉鸣一时齐发,叫着夏天,热情迸发的夏天啊,蝉鸣便是他的乐队,打着鼓高喊着喧闹着,欢乐者,我心也随着他们的歌儿一起打打着鼓,高喊着喧闹着欢乐着,越到后来,蝉鸣就越发的稀疏了,“恐惊楼中人”地退回去,我也闻着菊花茶淡淡的香,盖一袭薄被,睡在阳台的摇椅上。

多美的梦啊!如今我身处异地,山山水水几万重,偶闻异地的蝉鸣,拖着沉重的腔调,吱吱的断断续续的,病殃殃的,叫唤着,毫无生气,那孤独时之声,直钻心底。沙哑,孤独,傲慢无趣,这毕竟不是故乡的蝉鸣啊,但听见那蝉鸣之声,我们这些在外的学子们,总会泛起一丝丝的,如青烟似的乡愁,总会泛起那段与蝉鸣相互依偎的美好时光。

枇杷树是明亮的翡翠色,微微有一丝风,把那叶儿吹的隐隐作响,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北,如仙女的裙摆,树下还有下棋的老人,满脸的欢喜,盼着赢了棋,输了给我,我看见风把叶儿吹落,小叶儿在空中打着旋,不定的落在我的肩上,忽然一个黑影掠过,那是家乡的蝉儿么?如今为何,只见其人,不闻其声呢,也许那是故乡的蝉儿吧,他回来陪我了呢,她叫起来了,拖着长长的调子,慵困的叫着,你定是飞累了,才叫的如此累吧,一路上,你又遇到了多少风吹和雨打呢?

我拿出家乡寄来的菊花茶,坐在枇杷树下的摇篮上,望着满月,却找不回在故乡的那种感觉了,夏日的微风拂过枇杷树,翠绿的枝梢,屏息的游丝中,菊花茶淡淡的香,怀念的仍是那月上柳梢,柳梢蝉鸣,蝉鸣茶香。茶月依旧,蝉树全非。故乡的蝉儿啊,你的一曲高歌是我们游子的千行泪,故乡啊,请告诉我,天涯何处是归鸿啊?

故乡啊,你是我生长的地方,我思栾您,所以蝉鸣才那么亲切,但我用什么来报答您呢?只有努力读书,明日报恩了,如今我已懂得全心全意的将身心投入我的学习中,将来有能力让家乡变得更加富饶。到时候,我再去聆听那故乡久违的蝉鸣。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