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化般的完美呈现

投稿ID:13rMBjCm 来源: CMSPC 时间: 01-12 热度:

  在新年到来前夕,我的微信意外收到大学艺术系音乐班同学的一份珍贵礼物:《陈逸飞作品全集》。近300幅经典油画作品系统、全面反映了陈逸飞不同时期各种题材的油画创作。在陈逸飞逝世十二周年之际这份电子礼品,来的十分及时,让我爱不释手。也勾起了我对这位传奇人物的追思和缅怀。尽管有的作品曾拜读过,但现在能同时欣赏到陈逸飞这么多油画作品还是第一次。而且赠予这份厚礼的是大学毕业36年后刚联系上的老同学,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激。我如饥似渴的咀嚼和品味每一幅油画作品。深刻领悟画内画外的点点滴滴。

  在海外的华人画家中,陈逸飞无疑是最有成就、最具有国际影响的人物之一。首先征服所有人眼睛的,当然还是经由欧洲、俄罗斯而来到陈逸飞笔底的写实主义深厚功底。这使他的作品充满了光影下的无限质感,组合成了一种强大的“创造性说服力”。但是,这只是形,而不是神。陈逸飞作品的神,是东方美学。他没有在写实主义的深厚功底中沉溺,而是快速地进入到了超逸、高迈的意境,使一切都走向了诗化。诗化的石板,诗化的晨雾,诗化的衣裙,诗化的发式,诗化的神采,在诗化的构图和色彩的烘托下,臻于极致。(余秋雨语)。

  陈逸飞油画最大特色在于融合了中西绘画元素,油画作品充满了宁静平和的文化韵味,在写实主义中渗透着中国传统的美感。:他在将传统与现代、现实与梦幻、东方与西方组合成一种无法超越的“逸飞”油画艺术,因而区别于西方任何油画家,具有自己鲜明的艺术个性和中国精神。他创作的题材主要包括西洋女乐手系列、古典仕女系列、江南水乡系列、西藏风情系列,这些作品既有写实功力,又有浪漫情调,既有精神追求,又有国际眼光。正如1985年美国《纽约时报》称:“陈逸飞的画风融合了写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叫人想起欧洲大师的名作”。1984年美国《艺术新闻》杂志将陈逸飞定名为“一个浪漫的写实主义者。

  陈逸飞的油画作品诗化般的完美呈现,曾受到美国收藏家们及民众的亲昧和喜爱。在艺术界、在中国社会很快掀起大波乃至狂飚。陈逸飞画作在艺术市场接二连三创下拍卖价格的新高:

  1991年,《浔阳遗韵》在香港佳士得以137.5万港币成交,首创中国油画作品过百万元的纪录。

  1994年,西藏题材的《山地风》,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会上,以286万人民币高价拍出。

  1997年,《罂粟花》以387万港元在香港佳士得拍卖成交,创下迄今为止中国油画作品最高成交纪录。

  在数百幅油画作品中,分量最多最打动我的还是陈逸飞的江南水乡系列和古典仕女系列。画界只要一提起陈逸飞,首先就会想到他的描绘周庄双桥的油画作品《故乡的回忆》。1984年,陈逸飞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连同他的其他37幅作品,在纽约哈默画廊展出,画廊主人——— 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当年11月访华时,将这幅《故乡的回忆》,作为礼物送给邓小平,被各界传为佳话。甚至带动了周庄的旅游业的发展。也正是这幅油画,促成了我上个月的周庄之旅。

  《故乡的回忆》,“弥漫于画布上的静谧和某种不可名状的神秘气息”动人心弦。犹如拿到周庄的钥匙,来到别致的双桥,近看碧水悠悠,绿树掩映,感受神韵剔透的情景交融,似听一曲悠悠古韵余音袅袅,回味无求。久负盛名的哈默博士之所以也向世人推介陈逸飞的作品,也多是感知到了其作品的中国式浪漫意味。哈默博士曾说:“他的画是接近诗的,因为他只是在指示而非肯定。”这与我国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艺术精神画中有诗”的意境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逸飞油画作品中的诗化营造,还体现在以描绘清末江南古典女子依依倩影的题材上,主要作品有《浔阳遗韵》、《罂粟花》,《西厢待月》、《恋歌》等,这些油画创作无一不把清末古典女子的倩影描摹得尽显东方韵致和情调。可以说,陈逸飞通过这些小家碧玉式的中国女子,重新塑造了欧美人想象中的中国女子形象。娴淑凄美、自然婉约的外貌和品质,诗化般的展现了出来。画面唯美、真实、动情 。

  《浔阳遗韵》是陈逸飞根据中国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名作《琵琶行》创作的油画作品。陈逸飞把《浔阳遗韵》的背景置于沉稳的黑色中,画中的三位女性各有其形、各有其态、各有其神。画中左边的一位女子,侧身稳坐,手持琵琶,那细长的颈,苗条的身,有些冷峻的高鼻梁,微微欲动的唇,还有那远视的目光温馨而略带哀愁。中间的一位女子,手持长箫低头吹奏,略带矜持却又灵活多变,细长的手指优美至叫人怜爱,她自然婉约的姿态,给人以落寞凄美之感。画中右边的女子,双脚自然合并而坐,传统含蓄,温文尔雅,独具中国传统女人的温婉端庄之美。陈逸飞正是通过这些女子的轮廊刻画显示出女性健康的体形、优美的姿态,描绘出自己心中那份东方韵致和情调。实际上这些女子代表的就是他的中国。

  作为海派画家代表人物之一的陈逸飞,精明儒雅、才华横溢、涉猎广博。拍过电影、搞过服装设计及经纪人、做过环境艺术等。因此,曾引起过不少的争议和评价。但无须质疑的是,他把对祖国、对家乡的大爱,融入到他的油画作品及其他艺术形式中去。他艺术作品诗化般地完美表达,超越了时空,超越了国界。必将继续激励和感染一代又一代后人。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