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火腿肠的黑色内幕,细思恐极,你不可不知!

投稿ID:KoKzsGVk 来源: CMSPC 时间: 10-18 热度:
关于火腿肠的黑色内幕,细思恐极,你不可不知!

 【1】火腿肠到底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咱先交代下背景,大学毕业那年,我通过花样作死的手法,成功的进入了这个肉厂。       此肉厂在肉类制品中可以算是前三,全国知名品牌算是。       我当时没有想到的是,看似还不错的工作确和我的想象完全相反。       这是一场极度恶心的经历,给予了我从肉体到精神的打击,我也从此,彻底戒了火腿肠。       这个肉厂大致分为两大部门,火腿肠和低温冷鲜肉这俩部门。       这个厂有少量的猪圈/牛栏,有冷库,有屠宰,有搅拌,蒸煮,包装,罐头包装,干制品包装,仓储,清真,料包等等车间。       请原谅我时间太长,这些车间名记得不全,或者记得名字有误。这不是重点,后文将会一一提到各个车间的烂事儿。       火腿肠的制作流程其实也很简单,首先是分料。将各种粉(其实现在早就不用淀粉了,用的叫什么植物XX粉)和极少量的肉以及口味调料分拣好,运输到搅拌车间。       搅拌车间将这些料加水搅拌成鲜红色的肉泥(厂里管这个叫肠液),等到搅拌均匀。普遍的包膜机会产出很长的火腿肠外皮,机器把肉泥灌倒火腿肠的外皮里,通过打码机(就是给火腿肠的顶端和末端上两个铝环),这个时候出来的就是一排排干瘪的火腿肠半成品。       为什么说是半成品,因为现在还是干瘪的,等待的是高温蒸煮,让火腿肠变的饱满和熟~最后运到包装车间包装入袋入箱就算大功告成。       在这里请允许我插一句嘴,我要诉苦。       当年我们赶了18小时的火车硬座(公司安排的车票,不给买卧铺)来到这个城市,凌晨四点来到这个破落而又庞大的肉厂,铺面而来的是工厂的焦臭猪皮味/猪圈恶臭味/以及消毒水味。       很不幸的是,宿舍和工厂在一起,我们要闻着这个味道入眠。       更不幸的是,工厂所谓包被褥是扯蛋,虽然这是夏天——我们被仍到一个很破的充满灰尘和蜘蛛网的旧房间,上下铺,一屋子6个人,没有任何纺织品。那天晚上我睡的是报纸,盖的,也是报纸。       当时我们很愤怒,这工厂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呢?       其实我们很天真,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  【2】冲掉罐头上的蛆      我也不想这么早恶心大家,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我们这群新人什么都不会做,在肉厂里是人嫌狗厌的。SO我们被安排到最简单最快活的一道工序上——给罐头贴标签。       肉厂也生产“午餐肉”,大家都吃过这种圆形的铁皮罐头吧~       因为这些铁皮罐头刚刚出生产线还很烫,贴标不方便,我们都是拉一车(手动叉车)到标房,用自来水管冲一遍冷却后,用抹布擦干,然后贴上商品标签。       这活很简单,还能一起干。SO我们边聊边干,十分的快活。擦着,擦着我旁边的一哥们一声惊叫。       我们围过去一看,他擦的那盒罐头上有一只小白蛆在蠕动……       我勒个去啊,当时我们接受能力可没后来那么强,当时就恶心到了,把罐头踢的远远的。       悲剧的是,我们发现这蛆还不是从那只罐头里爬出来的——因为我们发现剩下的半叉车罐头上的蛆更多,还压根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罐头坏了~       没辙啊,我们只能报告班头。       班头正在外面吹牛,听我们一说,满不在乎的走了进来,打开水龙头,用胶皮水管又狠狠的冲了一遍罐头。       然后他让我们继续擦干继续贴商标,还嘱咐下次要是还是这种情况,冲掉就行了……       很好,我们贴完了所有的午餐肉罐头以及一盒或者几盒白蛆罐头的商标。  【3】500g的鸡和吃不下去的牛鞭      过了几天,我和仨哥们被抽调到干货车间做包装。这个车间据说福利比较大,工人都爱到这轮班,我们几个算是倒了巧,能到这来。       确实,这也算我接触的最干净的车间了,只不过你依然想不到,你买来的包装好的鸡鸭乃至牛鞭之类的高档肉制品其实是我们吃剩下的东西。       我被安排在烤鸡包装线,我只有一个任务,在流水线上守着,等鸡过了我面前的称,把超过500g的鸡拿下来,扯掉内里一点肉保证到500g左右再放回流水线。再把这点肉塞到那些不足500g鸡的肚子里,凑500g~       这目的很简单,包装上都是500g左右,误差10g上下。但是鸡不可能按照你的规矩来长,SO需要人工辅助。       说起来这也没什么,但是挡不住吃货啊!       我干了没半小时就发现,别的流水线的工人干这个都和玩一样,没事就随手扯一块肉丢嘴里嚼——合着所谓的福利是免费吃肉?(这个地方工资水平很低,基本都保持在1000-1500,吃肉真的也变成了一项不错的福利)       其实吃就吃了吧,但是问题是:正吃着一块肉,发现面前连续来了几只470g,480g的鸡,没肉可补怎么办?很简单嘛,随手把嚼了一半的肉塞鸡肚子里啊,这不就结了?       你肯定要说,他们不是想吃肉么,怎么只吃一半?嘿,哥们,流水线上的鸡肉是无穷无尽的,想吃就掰的事情,吃一半丢一半我都乐意,这叫任性。       说完500g的鸡我要说说吃不下去的牛鞭。       等我第一次从这个车间下班回去的时候,问另外仨哥们今天在干嘛。他们几个一脸的淫笑告诉我:他们今天是去包装牛鞭的。牛鞭罐头其实一盒只有小半根牛鞭,他们就是负责给牛鞭切块,凑重量的。       很显然,这仨小子和烧鸡车间一样,吃牛鞭吃到吐。       恩,您买回家的牛鞭也许是某些工人吃一半的残渣货其实……  【4】10年没出锅的火腿肠和恶臭的鸡肉味火腿肠      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我被调到蒸煮车间了。       这个车间学名叫“高温灭菌车间“,顾名思义,这个车间温度很高。44度左右,其实当你接近那一排十来米长的高温高压蒸煮锅的时候,温度绝壁60度以上。       前文说到过,装满肠液的干瘪半成品火腿肠我们会”排盘“(就是理顺火腿肠放在一米二见方的铁盘上),然后堆到8个盘子用手动叉车拉进那巨大的蒸煮锅里进行高压蒸煮。       看到这里,问题就来了。其实火腿肠的肠液怎么着都不可能冲的很均匀,有的多有的少。也就导致了在高压蒸煮后,很多火腿肠因为肠液太多,全部鼓涨出来了,大多都是涨破外包装了,粉红色以及白色长肠肉都露出来了。       这种胀肠的几率很高,普通火腿肠有10-20%的几率,而玉米肠因为工艺问题,胀肠率达到了40%左右。       你能想象一下么,上千根火腿肠拉出来后,有几百根露出了肠肉。这场景多么容易让人联想到”蛆“?       恶心的事情,这样的肠是不能出厂的,我们要把这些胀肠跳出来丢到回收桶里。       因为车间协作速度很快,我们都是飞快的捡起来丢到桶里,经常有很多肠就落在肮脏的地面上——没关系,有个专门收肠的工人把所有的肠全集中到一个桶里(整个桶的肠其实都沾满了脏水),略做冲刷后拉回搅拌车间,匀量投入各个搅拌锅里二次搅拌,如此周而复始……       你看懂了吧,因为过高的爆肠率,实际上,火腿肠总有一部分一直在工厂各个工序之间循环反复蒸煮,从来没有出过厂——我们戏称”10年没出锅的火腿肠"       SO——你吃的火腿肠里总有一小部分是反复污染和蒸煮过的东西。       虽然这是高温杀菌——这真的健康么?真的不恶心么?       悲剧的事情在于,我在夜班的时候睡着了。       被班长处罚,丢到隔壁的鸡肉肠搅拌房里了。       其实这个房的工作量不大,但是恶心的在于——这是非常臭的地方。       我想大家会经常吃鸡肉肠吧?味道不错不?       这是最恶心的一种火腿肠,因为,鸡肉是一点都没的。用的全是不知道哪里剩下来的边角料——鸡胸皮和鸡骨+各种粉和作料。       并且,鸡骨我看到的全是发黑恶臭的鸡骨……我就一桶一桶倒进搅拌机里等他搅拌出鸡肉肠液……       这味道,终生难忘。  【5】火腿肠里的烟头和尿,以及套套      因为我们是所谓的基层历练,我们经常被更换车间,这次,我们到了搅拌车间上夜班。       其实也不能说工厂不注重食品安全,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已。       以搅拌车间为例,进出车间要穿防护服,消毒。车间内必须戴口罩,不准吐痰抽烟丢东西等等。白天有各路领导坐镇,晚上还有品保巡查。       但是呢,在夜间品保人数有限,巡查力度不足的时候,各种作怪就出来了。       要知道在车间里如果你想抽烟,想尿尿,不好意思,你要换衣服-去厕所,再消毒再穿衣服回来,算上路上的时间,你不折腾个15分钟不可能完事。       这样,谁都会嫌麻烦,尤其是夜间的时候,车间里只有十几个大老爷们的情况下,大家都想着方便,但是厂里的品保也不是傻子,要是被他们发现在犄角旮旯里发现尿渍和烟头,当班的人等着罚款处分吧。       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毁尸灭迹,那最容易的毁尸灭迹的方法是啥?搅拌锅呗。       于是搅拌锅就成了烟灰缸。       至于尿尿,这个更有艺术性。要知道搅拌锅有一米多高,还在搅来搅去,没人想冒着被搅拌鸡鸡的危险直接尿。于是全站在搅拌锅配套的垫脚梯子上对搅拌机进行瞄准发射……       这都不是最绝的。       最绝的事是我们偶然在机器的缝隙里发现一个用过的套套。要知道虽然女工车间离这里很近,可是谁敢在车间这并不十分隐蔽的角落XO?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套套最后被人恶作剧式的丢到了搅拌锅里。       亲们,火腿肠里没吃到异物也没什么,只不过可能吃到了尿和什么别的液体~  【6】冷库里过期肉山和那只白色神兽      我是一个热衷于作死的人,这一点已经被我的人生各种经历所证实。       我在这个搅拌车间继续不好好干活,再次被发配。这次我和我的小伙伴(一个很有趣的河南哥们)被发配的冷库。       请原谅我的2B,我觉得在这个夏天能去冷库干活真是个美差。这是因为我没去过冷库。       那天下午我们满头大汗的去冷库报道,被丢了一件破烂军大衣,我们就进库了,进去之前我抬头看了一样冷库温度屏,-13度。       一进去我就被震撼了,不止是因为这温差,更因为这是个白色的世界,这冷库里冻着大量的猪肉,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肉林”       我们进去的人物去翻找日期是三年前的肉块——据说有人来检查,我们要把日期是3年前的那批肉块找出来拉倒另外个小库里。       冷库里的肉都是不太规则的椭圆状,一块堪比大半个电脑机箱这么大。这么多肉块冻住,粘在一起,随地码放。       虽然这是猪肉,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会生出这是一种地狱的错觉……       我和小河南冻冻索索的走了进去,说实话,我们有点害怕。       更恐怖的是,我俩刚刚翻到那堆过期肉的时候,忽然身后啪的一声,一块肉滚了下来。       这个冷库其实只有我们2个人……       难道这肉堆里还有活物?       好在我们是有文化的人……不相信鬼神来着。觉得可能是一点动静触动了这肉块而已。       然后就在我们僵立不动的时刻,冷库前面又一块肉块动了一下……       恩,我的三观立马碎一地了,这是复活的猪?       没等我们想明白,就看到一团白色的东西嗖的一声从肉堆里钻了出来,窜向另外一边……       我们实在没明白这是什么,多路而出……       出来后,发现身上的汗全都冻住,鞋子里都是汗冻成的冰粒。       好在,等我们再进去后,一切正常,再也没看见那白色的物体……顺利的搬完了我们的过期肉。       后来,在我要离开这个肉厂的时候听说个新闻:那个冷库有人抓到一只堪比家猫的大老鼠,可能年岁久了还是怎么着了,这老鼠一身白毛……  【7】有一道工序叫做刷蛆      妈蛋,我有点打字打累了,别的事情就不爆了,最后爆个最恶心的,作为结束吧~       前面说到的小河南很不幸,因为他要迎来他人生的最恶心的工作。       没几天,小河南不再冷库干了,说是去刷筐子。       刷筐子?因为厂里经常要装肉,定制了很多大的塑料筐,但是装肉的筐子总是少不了沾满油污和碎肉。筐子丢在角落里,又是盛夏季节,很难免……被苍蝇盯上……       没几天,这筐……       SO,刷筐这活应运而生。       这活量不大,只有2个人干,一个老工人,一个就是小河南。       那天晚上下班,小河南脸色很不好。我们问小河南到底啥情况。       小河南说他今天吐了五六次,只喝过水,没吃过饭。       说那筐上不是蛹就是区,带着塑胶手套对池子刷了一天蛆啊!!!!!!       一不小心还TMD甩到自己身上……       小河南还说了很多细节……我实在觉得写出来太恶心,跳过。       总之,小河南同学两天都没怎么吃饭,每天哭丧着脸上班,白着脸下班……       刷蛆?……       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其实后面还有很多故事,最后的故事导致我三个月后离开这个肉厂……       那啥,实在打字太累了。很多料我就不说了,到此为止。       最后建议大家,不要吃火腿肠,绝壁不要吃火腿肠!其他包装肉制品也少吃!       这个厂我已经强调过了,不是山寨小厂,是行内前三。可想而知整个行业怕都是如此!       SO……不要吃火腿肠!!!绝壁别吃!!!无论什么牌子什么口味!!! 食品这东西只能说睁一只眼闭只眼,我也知道可能其他包装食品也很脏。但是毕竟我没亲眼看过,我还能去吃。但是对于亲身接触过的火腿肠,我绝对不吃。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