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三年前的幽灵

投稿ID:9zjwRWqh 来源: CMSPC 时间: 06-14 热度:

 序言

“啊!”罗俊惊恐的双目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只见他如同被烫伤般扔掉了手中的手机,仓皇地站起来看着卧室的四周,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窥探着他。他嘴中念叨着:“和我没关系,和我没关系……” 地上,只见那被甩出的手机屏幕微微亮着,微信朋友圈里一张图片映入眼帘:一个死去的女子,残破的身躯刺目地瘫在公路上,凝固的血迹网丝般蔓延着。图片上面写着一行字:我回来了…… 1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筱雪关心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罗俊,而罗俊却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低着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筱雪见此不禁碰了一下他的肩膀,沉思中的罗俊一惊,将手中的咖啡一下子打翻了,洒了一桌。 罗俊心中一股无名之火顿起,对着筱雪大声斥责道:“你干吗?真是烦人!”说着就丢下筱雪,大步走出了咖啡店。 筱雪是他的女朋友,是个记者。一年前两人认识,彼此都有好感,就在一起了。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但这种平淡中却有着一种令人心安的满足感。 然而随着那张诡异照片的出现,罗俊心中顿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安,因而有了刚才的暴躁。 出了门,罗俊拧了拧眉头,恢复下情绪,他走到街角掏出拾回的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打出了电话,约两个老朋友,王明和李建安。 酒吧的包厢里三个人到齐了,王明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得整整齐齐,西装革履,戴着的金丝眼镜让他像是个老师,而其实他却是个养殖场的老板,就是人们眼中的土豪。他似乎挺喜欢这个派头,随意坐在沙发上看着罗俊说道:“老罗,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着急忙慌地叫我们过来啊?” 一旁一脸横肉的李健安也疑惑地看着欲言又止的罗俊,一直在社会上混着的他似乎总有些不耐,催促道:“老罗,就别藏着掖着的了,有事快说。” 半晌,罗俊拿出手机,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们看看这个。” 王明和李健安看了一眼,顿时如同石像般凝固了姿态,旋即惊骇的表情爬上了脸庞。 “谁发的?!”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说完死死盯着罗俊。 “我不知道,这个人好像是突然出现在我的好友列表里的,或许是我加了忘了是谁。但是昨晚,我无意间看见他发了这张图片。”罗俊摇摇头,显然他也很困惑。 三个人顿时不说话了,空气中莫名多了诡异的味道。 半晌,王明似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他要干吗?” 2 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罗俊整个人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压抑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今晚他们三个仔细分析了这件事,最终得出结论,那就是有人发现了他们当年的秘密。 那么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报仇,勒索还是威胁……一想起那件事,那个惨死的女人,他就感觉很不舒服。晃了晃有些闷沉的脑袋,罗俊索性不去想这些,开始洗漱起来。 “啊!这是……” 躺在床上的罗俊看着手中的手机不禁战栗着,他的眼睛极度恐惧地睁大着,入目是一名强壮的男子如同死鱼般躺在马路上的照片,满地的鲜血触目惊心,旁边车子的车头整个瘪了进去,显然是发生了严重的车祸。这是安子! 那图片上面写着“第一个”三个字,让罗俊不禁感到血液凝固般的冰冷,脑子里空空的。这是巧合吗?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罗俊缓过神来,颤抖着双手却怎么也划不开锁屏,让他忍不住冒出一身虚汗来。好不容易划开解锁,只听见电话那边王明哆哆嗦嗦的声音传来:“安子出事了……” 3 “死者名叫李健安,年龄25岁,法医初步鉴定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10点到12点,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应该是意外车祸导致的死亡。”小李将情况一五一十地向面前的队长吴兵说道。 “嗯,我知道了,仔细搜查现场。”说着吴警官走到那被撞击得早已严重变形的车辆前,一双眼睛如同鹰隼般凌厉地洞查着现场的一切。 忽然他发现驾驶位下的垫子上,残留着一个食用过的槟榔。 审讯室里的气氛颇有些凝重,白炽灯的灯光有些刺眼。 “罗俊先生,我们就李健安的意外车祸事件进行调查,需要你配合一下。”罗俊对面的审讯警官面无表情地说道。 一大早罗俊和王明就被警局传唤,在这种环境中他忐忑万分,因为他知道安子的死有蹊跷。但他不能说出来,因为这关系到三年前的那件秘密。那件事不能说,不能说…… “好,有问题我一定回答。”罗俊尽力使自己的回答显得自然点。 “好的,请问你们是几点分开的?” “大概是10点半,我回到家才11点。”罗俊思索了片刻回答道,当时到家时看见墙上的挂表显示的是11点。 “死者喝了多少酒?走的时候有什么异样吗?”小李仔细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又问道。 “他并没有喝多少,我们当天仅仅是喝了点啤酒,以他的酒量是不可能醉的。”安子的酒量他是知道的,人送外号“千杯不倒”,昨晚他先走,三个人因为那张照片心情都很沉重,他也没去注意安子的状态。又接着说道,“安子……当时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挺正常的。” 随后小李又问了一些七零八碎的问题。 很快罗俊从警局中出来,筱雪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他安慰了下担忧的筱雪,让她安心。 随后他们等了片刻,王明也从里面出来了,两人不经意间交换下眼神,于是罗俊让筱雪先回家,他们有事要商量。 “安子的死绝对有蹊跷,和那个在朋友圈发图片的人肯定有关。”酒吧里,罗俊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凝重地说道。 “他妈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让我发现非得弄死他!”看了新照片的王明显然极其暴躁,“咚”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随即盯着罗俊说道,“你搞清楚那个发朋友圈的人是谁没?” “查不到,基本上像是个空号,什么资料也没有。”罗俊摇摇头,这件事真是奇怪,这个他添加的微信好友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王明闻言抓起桌子上的烈酒“咕噜咕噜”地就灌了起来。 “王明,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安子家看看?”沉默了片刻,罗俊看向正喝着闷酒的王明说道。 “……要去你去,我可懒得去,我可不想沾上这晦气。”说着王明冷冷看着手中的酒杯,这让罗俊错愕万分。 “你怎么能这样说,好歹安子也是咱们的兄弟。”罗俊自然对王明这个态度很是反感,反驳道。 “兄弟?他只是把我当钱袋子,你知道吗?昨天晚上,这个无耻的社会渣滓,竟然又用三年前那件事威胁我给他十万,真他妈的是兄弟!以前还有好几次我就不说了。”王明拿着手中的酒杯指着罗俊的鼻子,声音沙哑地说出一件令罗俊目瞪口呆的事。 “什么,安子竟然……”这让罗俊一瞬间有些接受不了,安子虽然人横点,但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看着发愣的罗俊,王明继续冷言冷语地说道:“罗俊,你就是个傻子,当那种人是兄弟。” 罗俊看着王明没有接话,他感觉到王明的眼中充满了对于安子的不屑。王明接着喝起酒来,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4 安子的葬礼,罗俊还是去了。尽管或许安子有着他不知道的一面,但毕竟在一起玩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些情谊的。 罗俊坐在角落里喝着闷酒,自从那张照片诡异出现以后,他的生活完全乱成一团,那个惨死的女人似乎变成了幽灵一般缠上了他,让他一颗心时刻充满无限的不安与恐惧。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真是让他心力交瘁。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旁响起。 罗俊醉着脸眯着眼,看见吴警官拿着一瓶啤酒正在一旁站着,赶紧说道:“吴警官啊,你随意,坐,坐。” “好朋友去世,心里不好受吧?”吴警官灌了一口酒,旋即问道。 “嗯,感觉人生真是无常,唉。”罗俊对于这件事有着无比的恐慌,但感觉似乎注定了一般,让他有着一股无力感。 “看不出你还挺多愁善感。对了,问你个事啊,你朋友是不是挺喜欢吃槟榔啊?”吴警官看着罗俊,眼神留意着罗俊的反应。 “嗯,他确实很喜欢吃,每天几乎都要吃。吴警官,你问这个干吗呀?”安子的这个习惯他倒是很了解。 “我们在他车里发现,他食用过的槟榔里有烈性迷药,我们怀疑这不是一起意外,而是谋杀。”吴警官神秘地凑到罗俊的耳边,沉声说道。 “什么?!谋杀?!”罗俊顿时惊骇到了,瞪大了眼睛看向吴警官。尽管他早有感觉,但真听见还是难免震惊。 吴警官将罗俊的表情尽收眼底,旋即说道:“嗯,我们从尸检报告中获悉,你朋友应该是开车时食用了被注入烈性迷药的槟榔,从而导致了车祸。” “槟榔?……怎么会这样……” “你知道死者生前有什么仇怨吗?”吴警官问道。这个李健安社会关系复杂,一时也不好查,毕竟是混社会的,有些仇敌也不稀奇。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们在一起没怎么聊他在道上的事儿。”罗俊随意地含糊答道,此时的他内心一片混乱,只有那两个字不断出现,槟榔……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来咱们喝一杯。”吴警官见状也不多问,举起酒杯对着罗俊说道。 “呃……好。” 回去的路上,罗俊浑浑噩噩的,就像丢了魂一样,他只感觉身体从内而外一片冰凉。他想起了那天晚上王明冷漠的语气,他对安子的不满,以及只有他和王明知道的,安子的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开车的时候嘴里总要嚼着一块槟榔! 罗俊又在脑海中回忆起那段秘密往事…… 5 五年前,三个年轻人借假期的机会去一个叫古村的地方游玩,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沿路是大片大片的茂密森林。王明开着车,李建安和罗俊则在后座,三个人都喝了点酒,不由嬉闹了起来。王明也没去注意前方的道路,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盘,回头看着罗俊和李健安在那儿戏耍。 突然“砰”的一声,车子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三个人心里一激灵,瞬间清醒过来。王明有些忐忑地下车去查探,只见他打开车门刚一抬脚下去,一声惶恐的惊叫便响起。 罗俊和李建安也急忙下去一看,也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住了——一个白色裙子上浸满鲜血的女人躺在地上,散落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一切说不出来地恐怖。 王明此刻已经被吓得瘫在地上,罗俊赶紧过去扶起他。而李建安则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伸出手指颤抖着在女子鼻子底下探了下。 他猛地回头看向王明说道:“还有气,还活着。” 然而三人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子,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只见惊慌的王明一下子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急促而又冷漠地说道:“走,不要管她,这荒郊野岭的,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罗俊刚想反驳什么,却看见王明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仿佛一头嗜血的野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他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还愣着干什么?你们要不走,我走!”王明显然已经疯狂了,对着还在外面的两人嘶哑地叫道。 罗俊一咬牙,索性不再去看那悲惨的女子,和李建安一起上了车。这里他也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王明立刻启动了车子,绕过女子,猛踩油门,迅速消失在幽深的夜幕里。独留那慢慢流失的生命在冰凉的土地上绝望…… 6 在家里的书房内,罗俊疑惑地看着手中的手机,那个神秘人又在朋友圈发出了一张图片,只见是一个废弃的工厂,上面有着“红厂”两个字。这是什么意思?而图片上面则写着让他心慌无比的三个字:第二个! 而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罗俊一颤,“谁?!” “干吗?怎么了?你最近怎么一惊一乍的。”只见筱雪一脸疑惑地问着他,走到他面前。 “你来了啊,没事。坐吧。”罗俊摆摆手,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 筱雪也没多问,坐下看向他说道:“刚才我遇见王明,他说让你去一个叫红厂的地方见他,他有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你说他找我去哪儿?!”罗俊噌地一下坐起来,一双骤缩的瞳孔死死地盯着筱雪。 “红厂啊,咋啦?”筱雪被罗俊盯得发毛,疑惑地问道。 “呃……没什么……我出去一趟。”罗俊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稳定下情绪说道,起身就要出去,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严肃地对筱雪说道,“筱雪,记住,王明找我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说完便快步出门了。 7 罗俊坐在出租车上,驶上通往红厂的路。此时他手心沁出的汗水,不觉已经浸湿了手中的弹簧匕首。他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扑通,扑通”…… 这个废弃的工厂到处都是锈迹斑斑,感觉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空地上长满了杂草,让这里更显荒凉。这里离市区很远,基本上没什么人。 一下车,罗俊便发现王明早已到了,正站在工厂门口看着他。 两人一见面都不说话,沉默地往工厂内走去。 “咱们是兄弟吗?”罗俊率先打破了宁静,语气中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在我的世界没有兄弟,只有利益。”王明似乎理所当然。 “安子的死是不是你做的?”说着,罗俊扭过头盯着王明,直勾勾的目光似乎想要把他看穿一般。 王明听此不屑地看向他,冷然道:“我知道你怀疑我,你打算怎么做?” “……你去自首吧,我不想揭发你,警察不会罢手的。你可别忘了,三年前你可就撞死了一个人!” “自首?哈哈哈,罗俊,你还真是天真。我告诉你,你少他妈给我提三年前,你也有份儿!”王明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讽刺地笑道,片刻又将嘴角的笑意一点点收敛,缓缓地说道,“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什么话?”罗俊抬眉眯着眼睛看着王明。 “死人才会永远保守秘密!”说着王明抽出一把匕首,凶狠地向罗俊的胸膛猛然刺了过来,此时王明眼中尽是狠辣。 而其实罗俊一直都暗暗防备着他,一个侧身闪过,随后一把抓住了王明握着刀的手,右手藏着的弹簧匕首一下子刺了出去。 顿时罗俊手中传来一种匕首刺入肉体的感觉。“叮当”一声,罗俊惊恐地后退着,手中沾满鲜血的匕首落在了地上。 “你……”说着王明的身体已经软了下去,一双圆睁的眼睛看着罗俊,逐渐失去光泽。罗俊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王明,一下子跪倒在地,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魔鬼,冷血、恶毒…… 8 罗俊仓皇地回到家中,他一遍遍地搓洗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这样就可以洗去他手上的鲜血和罪孽。他脑海中一直浮现出王明惨死时的那双恐怖眼睛,如同幽灵般让他几近疯狂。 而这时,当他打开手机,发现微信朋友圈又出现一个刺眼的红点。他一点进去,入目的照片随即让他呆若木鸡,上面是一张照片,三个人正在一辆车前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女子,那不正是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吗?而图片上面写着没有丝毫温度的三个字:第三个! 罗俊一下子将手机砸向地面,摔了个粉碎,随后近乎疯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眼睛中涌现出狰狞的血丝。 怎么回事?!凶手不应该是王明吗?他可是亲手将王明的尸体投进了工厂的深井里,怎会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幽灵,对,一定是幽灵,那个死去女人的幽灵!”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罗俊陷入了疯狂,他指着房间的四周,对着空气癫狂地说道,他真是被这些古怪的事逼疯了。 筋疲力竭的他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忽然,脑海中一道光闪过,罗俊这时才想到一切的源头就是当年那个惨死的女子。于是他赶紧找来当年的新闻资料,发现了一个名字:徐东。那个女子叫华梅,她有一个未婚夫叫徐东,当年华梅去世后,此人便失去了消息。会不会就是这个人发现了当年的秘密,来向他们复仇呢…… 第二天,罗俊便开始了调查,几番打探,在筱雪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徐东的住处,竟然是在离红厂不远处的一个村子里。大院子里满目杂乱,显然主人是个不太讲究的人。徐东并不在家,而罗俊发现房门并未上锁,于是就进去搜寻,让筱雪在门口等着他。 客房里清清冷冷的,只有几张桌子和破凳子,罗俊旋即向徐东的卧室走去。 卧房很是昏暗,罗俊打开灯,一眼便发现床头桌上有着一张熟悉的照片,正是那天夜晚他们三个站在那车祸女子面前的照片。 罗俊顿时愤怒地抓起照片撕了个粉碎。一切都明朗了起来,这个王八蛋!急火攻心的他抓起徐东房间里的东西疯狂地砸了起来。 “罗俊,怎么了?”外面筱雪的声音让罗俊恢复了理智,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随后两人等了许久也没见徐东回来,一问村里人才知道,一个星期前,徐东便去了市区。时间对上了,看来徐东绝对和微信里的那个神秘人有关。 他们俩闻此也就不再等,匆匆赶回了市区。 9 “咣,咣,咣!开门,开门!”一大清早门外面就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罗俊恼火地起来,一开门两名警察猛地冲进来将他抓住,死死地扣在了地板上。他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带走了。 审讯室里白色的灯光下,罗俊呆坐在木椅上,抖动的双腿显示出他心里并不平静。 吴警官厉声问道:“徐东的死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徐东死了?”罗俊这下是彻彻底底蒙了。他压根就没见着徐东啊,谈何杀呢?! 吴警官见他这个样子,顿时沉声喝道:“少跟我装愣,徐东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了家中,他的房间里也发现了你的指纹,最重要的是,他死于被投放了氰化物的水,水缸里被人下了毒。” “怎么可能?!我确实去过他家,但我绝对没有在水里下毒啊。”罗俊急忙为自己辩白道。 “还想狡辩,那房间里有你的指纹你怎么解释?此外我们还在你的家里搜出了一瓶没用完的氰化物药品,你怎么解释?” 吴警官将一个白色的瓶子放在桌子上,目光凌厉地盯着他。上次在李建安的葬礼上与罗俊谈话时,他就感觉罗俊有所隐瞒,看来果不其然,估计李建安的死也与他有关系。 “我……”罗俊一下子愣住了,这个瓶子怎么会在他的家里呢?很快他突然想起什么,急忙说道,“对了,我女朋友筱雪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有投毒,她和我一起去的。” “哼,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你的女朋友说当时她没进屋,并不知道你在里面干了什么。而且,你的女朋友还向我们报案,说你可能跟前几天王明的失踪有关!!” 罗俊只感觉被雷击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筱雪为什么要这样做?! 罗俊此时脸色苍白如灰,呆呆地垂下了头,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他完全傻掉了。 10 罗俊颓废地坐在囚房里,周围黑漆漆的一切让人心慌。而他就像被抽走灵魂一般,被关押的这几天里他彻底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筱雪的计划。那个突然添加的微信账号,显然只有她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只是他压根儿没往她头上想。 安子喜欢吃槟榔开车这件事,他也漏掉了身边这个最亲的人,他曾向她提起过。 王明那天恐怕也没有找他,而是她两头送信,骗他们去工厂,利用他跟王明的心理使得他们相互猜忌,自相残杀,最终用他的刀杀害了王明。这招借刀杀人,真让人难以相信竟出自筱雪之手。 但她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杀掉徐东呢,难道就为了嫁祸给他?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证据确凿,罗俊他是死罪难逃。只是他万分不解,为什么看似柔弱娴淑的筱雪,要费尽心机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呢? 突然他想到,难道她是当年那个女子的什么人?对!想到这里,罗俊终于明白了,这肯定就是一场复仇计划。 外面的门响了,狱警打开门,筱雪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狱警又退了出去,关上了门。而牢房里气氛凝固着,如同一潭死水。 “为什么?”罗俊有气无力地嘶哑问道。 “我其实姓华,当年死的人就是我姐姐!” “果然如此……看来都是报应啊。”罗俊叹息道,目光莫名地看着眼前这个相处了一年的女孩儿,只是此刻已是全然的陌生。 筱雪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似乎是给他一个解释:“我原以为姐姐的事只是肇事逃逸,事后我见姐夫徐东终日买醉,我以为他是出于对姐姐的怀念,还经常去看望他。可没想到半年前有一次吃饭时,他喝醉了,我才知道当年的秘密……” 原来当初华梅与徐东在车上争吵,徐东一激动便失去控制,出了车祸。而徐东醒来看见满身是血的华梅,恐惧使他抛下了华梅一个人在马路上。 可半路良心不安的他又折了回去,却看见了罗俊他们三人开车撞了躺在马路上的华梅。徐东怕自己的恶行暴露,便拍下了照片,想栽赃给他们三人,可没想到警察并没有查出来什么,最终草草结案。他也就没有公布那张照片,直到筱雪发现了这个秘密。 “你们都该死!该死的是你们,你们害死了我的姐姐!你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筱雪的声音饱含着无比的仇恨,姐姐小时候对她是多么地好,可就是因为这群人,横尸于那冰凉的马路上。说到这里,泪水瞬间溢出了她的眼眶。 “对不起,对不起……”罗俊见此也唯有重复着这无力的三个字。 两人又是沉默了很久,外面传来了狱警的催促声,筱雪起身就要离开。 这时罗俊缓缓抬起头,空洞的眼睛看着这个朝夕相处了一年的人,问了一个似乎很可笑的问题:“筱雪,你……爱过我吗?” “我对你只有恨!”筱雪依旧冷然说道,那声音似乎不带一丝感情,旋即她转过身决然地朝外面走去。 正当她关闭牢房门的那一刻,里面传来罗俊的声音:“筱雪,忘掉仇恨,好好生活。” 筱雪顿了一下,关上门默默离开了。 尾声 “犯人罗俊,你涉嫌杀害李建安、王明、徐东,你可认罪?”法官肃穆庄严地问道。 “我认罪。”罗俊平静地吐出这三个字。这一刻他出奇地安宁,一切都归于平静,那个缠绕着他的幽灵似乎也消失了。他闭上眼睛,希望这一切能伴随着他的结束而结束。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