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 细水长流

投稿ID:SVeGcQjE 来源: CMSPC 时间: 10-12 热度:
民间传说  细水长流

 民间传说

  细水长流     民间传说              燕一哥生得仪表堂堂,爱读书却不爱功名,好厮混但不胡来,只有一样嗜好让他上心:喝茶。无论是何种茶、无论贵贱,他都要想方设法弄来尝上一尝,一只花了百两纹银买来的紫砂小茶壶,整天就托在手上东游西逛,到哪儿也忘不了啜上一口。          父母年岁大了,眼见他整日不思正业不学农桑,唯以茶为念,不知苦劝了多少次,谁知燕一哥总是振振有词地回答说:"喝茶是赏心雅事,怎能叫不思正业?再说,单凭个喝茶难道还能喝光家产不成?"          谁知贫富从来不由人,不久燕一哥的父母竟双双亡故,接着连年大旱,家里田产收成锐减,燕一哥哪懂得打理生计,任凭下人借机钻营,时间一长竟现出那下世的光景来。可他依旧痴恋着茶,没有银子买茶叶了就卖田产。忽然有一日,他发现喝不起茶了,原来不知不觉中竟把田产全卖光了,除了几间祖屋和一刻也不离身的茶壶外,他已别无他物了。          不知不觉,清明将至,燕一哥忽然想起南山顶上的几棵百年老茶树来,那绝好的茶叶以往都是流水一样花银子买来喝的,现如今是买不起了,只好亲自采了来喝。          这天,他正一步一步走在山沟树林中,耳畔忽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燕一哥循着声音仔细一找,却惊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绑着扔在草丛间。          燕一哥连忙上前解开绳索,又撕了衣衫给他包了伤口。那人说他叫白生,也是来看老茶树的,不想被强盗盯上了,不仅抢了银两,还险些伤了性命。          燕一哥二话不说,立即背了白生走出山沟,一路上直累得他汗如雨下喘气如牛,终于赶到了镇上药房。          药房郎中看了看白生的伤势说:"我心里有数了,不过给他用的药都很金贵,你要先付药钱。"说着伸出手来。          燕一哥一听,急得满脸通红,他现在哪里还有银子,只得哀求郎中说:"您先给他上药,钱我去想想办法,一定给您补上。"          "哼,想办法?谁不知道你燕一哥喝茶把家底都喝光了,哪里还有钱。不行,不付钱就不给药。"说罢那郎中理也不理他们。          燕一哥这下没了办法,他见白生已经疼得昏了过去,咬咬牙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样东西,正是他的宝贝茶壶。这茶壶自他喝茶起,就没有离过身,最困难的时候,饭都没的吃,他都舍不得把茶壶卖出去,现在为了救人,他咬咬牙,把茶壶递上前去,说:"这总够你的药资了吧?"          郎中接过茶壶,笑着点点头,这才给白生敷了药包扎好。          白生在燕一哥家养伤数日,见已能下床走动便要告辞,临分手时他说:"燕兄,大恩不言谢,不过小弟有一事要问,看燕兄不像是个劳苦之人,为何沦落到这般田地?"          燕一哥听了,咧嘴笑了,毫不在意地说:"不瞒你说,我本来也颇有一些家产,只是全被我喝茶喝光了,可就是这样还是舍不下这一口。可以三天不餐,不可一日无茶,否则就像丢了魂啊。"          白生一听仰头大笑起来,说:"这可巧了,我也不瞒燕兄,越州城里最大的茶庄就是我开的,茶庄字号‘细流,燕兄日后若想喝茶,尽管找我,保你喝个够。"          一晃个把月过去了,燕一哥的日子越发凄凉起来,唯一的祖屋也被他换成茶叶流进了肚中,现在甭说茶,连个茶味也闻不到了,燕一哥馋得难过,不得已中他想到了白生。          燕一哥当下兴冲冲地赶到越州,找到茶庄一看,嚯,果然好气派!黑底绿字的"细流茶庄"在阳光里熠熠生辉,一字排开的铺面气势不凡,各样的名茶更是清香四溢,能坐拥茶城不就是极乐世界吗?燕一哥禁不住心花怒放。          不一会儿,一个气度不凡的人走了出来,正是白生。          燕一哥兴冲冲地正要迎上去,却见白生手略一拱,说:"来了?进来吧!"          就听这一声,燕一哥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心都凉透了,这白生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热情。          他讪讪地跟进去,却见白生拿出几锭银子,说:"本来早就想把银子送去了,只是冗事太多,就耽搁下来了,现在你自己来了正好,这点银子请收下,不要嫌少。"          燕一哥脸涨得通红,喃喃地说:"我不是来要回报的,不瞒白兄,我今日投奔你没有他意,只是想讨口茶喝喝,至于银子,还是请白兄收回去吧。"          白生一听痛快地说:"不就是茶叶吗?行啊,小茶庄别的没有,茶叶可有的是,像你这样的闲人,我还是养得起的。"说罢拂袖而去。燕一哥听了,窘得只恨地上没条缝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开始时,燕一哥倒也过得自在,每天托了个新置的小茶壶,爱喝什么茶便信手抓来,可是才过了十多天便觉得不对劲了,伙计们越来越给他脸色看,整天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日,他伸手又要抓茶叶时,一个伙计却拦了上来,只见那伙计板着脸说:"动不得,分量少了,东家可是要我赔的。"          燕一哥一笑,说:"无妨的,你就说是我喝的好了。"          谁知伙计却冷笑着说:"正是因为你,东家才要我赔的。"          燕一哥一听就呆了,他脸皮再厚,这回也无论如何呆不下去了。回到屋内他忿忿地收拾行李,走到门口正准备离开,白生却进来了。          燕一哥见白生依旧板着一张脸,没好气地说:"以后你再也不用给我脸色看了,我这就走,遂你的意了吧?"          白生却叹口气,说:"燕兄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现在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所以这才得罪了燕兄,还请燕兄见谅。"          燕一哥听了,心头久已压着的火气顿时冒了出来,当下冷冷说道:"可是,你别忘了你的命是谁救的!我在你这儿打扰了十多天,咱们算是扯平了,告辞!"          白生一伸手拦住燕一哥,说:"敢问燕兄哪里高就?"          燕一哥没好气地回答:"天下之大,难道独独饿死我不成?"          白生赔笑说:"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如果燕兄一时还找不到事做的话,我倒有一件事要劳烦燕兄。下江边上正好有一趟茶叶要运回来,如果燕兄肯为我跑一趟的话,工钱双倍给,怎样?"          燕一哥本想立即拒绝,可转念一想,自己出去又能干什么?便回答说:"行,不过双倍工钱就不必了,我只要我该得的一份买茶喝,省得再看人脸色。"          第二天,燕一哥便领着船沿江而下,一上船他就命船老大收了帆,让船顺流慢淌,好让自己一边喝茶一边欣赏两岸风景,一路好茶好景,燕一哥好不自在。          过了好些日子,船才到了目的地,燕一哥当即付了银子购得了好茶叶,又继续慢悠悠地喝着新茶看回程风景。谁知来时一帆风顺,回头时老天却不遂人意了,竟然没头没脑地下起大雨来,这一下就是五天,直下得燕一哥叫苦连连,好容易等雨停了回到越州,一收货,那茶叶已霉了一成多。          白生的脸这回不再绿了,而是黑得发亮,他"劈哩啪啦"地打了一气算盘后一拱手说道:"恭喜燕兄,燕兄走这趟货没亏本,不过赚得不多,只赚了一杯茶的银子,"说着,又随手倒上一杯茶来,说,"这就是付你的工钱。"          燕一哥听了半晌不作声,忽然他一咬牙、一发狠,猛挥手把那昔日视如性命的茶泼了个精光。          接下来的几天,燕一哥一直窝在屋内,茶也没心思喝了。这时白生又找他贩趟茶,燕一哥二话不说就上了船。这回他不敢风雅了,上了船就催着快走,一路上那茶叶闻也不闻一下,收了茶之后不用说也是日夜兼程地往回赶,生怕又遇到风雨。          这回,燕一哥心底倒不全是为了挣着工钱买好茶了,而是隐隐地想跟白生争口气:我姓燕的也不是一无是处!          谁知老天偏偏跟燕一哥过不去,这天茶船泊在沿途的岸边,早上燕一哥醒来发现跟班的伙计不见了,更要命的是那伙计身上,还装着没花完的一半银票。          燕一哥放声大哭起来,这回亏本是肯定的了,顿时他连跳江的念头都有了。          船老大凑过来神秘地说:"先生回去,白老板这一关可不好过啊,依我看,我和先生不如把这一船茶叶私分了,然后来个远走高飞,你我二一添作五……不,你六我四,怎么样?我知道先生爱喝茶,这些茶叶只怕先生喝上个几年也喝不完,既喝个痛快,又不用看人脸色,如何?"          燕一哥听了慢慢抬起头来,原本呆滞的眼里竟射出一丝寒光,厉声喝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虽无用,可绝不是个猪狗不如的小人,你快给我起帆去。想动这茶叶的主意,你先杀了我!"那船老大一听不敢再多言,只好嘟囔了几句,起锚扬帆奔越州城而去。          不多日船靠了码头,燕一哥郁闷地交了茶叶,然后直奔茶庄去,他心里打定主意:这回是任凭白生处置了。          谁知进了茶庄,燕一哥却发现不对劲,那些伙计们见了自己,一改往日倨傲的神情,神色恭敬。          一个伙计弯腰说:"燕爷,东家急等你哩,你再回来迟了,就见不着东家了!"          燕一哥吓了一大跳,赶忙进了屋,却见白生躺在床上,形容枯槁,那眼窝都陷进去老深,脸却越发黑了。燕一哥先是一惊,转而一阵心痛,抢步上前问道:"白兄,几日不见,你怎么病成这样了?"          白生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握住燕一哥的手,笑着说:"总算熬到燕兄回来了!实际上我早就病了,往日给你看的脸色不全是装的,一多半倒是病出来的。"说着,他吃力地转过脸对站在屋内的众伙计道,"我死后,燕兄就是新东家,你们得像往日对我一样对待他。"他握紧了燕一哥的手,说,"他们都是跟我多年的老伙计,绝对忠心耿耿。"          燕一哥大惊,忽又看到那携款外逃的伙计及船老大也进来了,脸上满是悲伤。          却听白生又说:"自从那日燕兄救了我,我就知道燕兄为人正直重情重义,我知道自己患了不治之症,当下有了把这茶庄送给燕兄的念头。只是燕兄为人散漫,不善经营,加之嗜茶如命不知生计艰难,于是我便三次折磨燕兄:一是,你刚来时我故意冷淡你,你除了窘迫,并没有大怒,为人确实厚道;二是,我明知下江将有暴雨,却仍叫你运茶,导致茶叶受霉,我这样让你受挫折,就是让你切身体会到经商的万难;三是,故意叫人偷走银票,并让船老大用言语引诱你,你却坚如磐石不为所动,这意志一关算是过了。燕兄没有让我失望,我没看错人,从今以后,这细流茶庄就是燕兄的了,万望燕兄好好待之。细流细流,细水长流,正所谓无俭不能致富,而德也如流水一样,细致绵长方能服众啊!"          燕一哥如梦方醒,喉头哽咽,看着白生说不出话来。又见白生颤巍巍地拿出一样东西,正是那只自己视之如命的紫砂茶壶。白生说:"我早就把这只茶壶赎回来了,现在还给兄长,我忘不了兄长的救命之恩,兄长也勿忘了我啊!"          ……          从此以后细流茶庄越发兴旺了,而燕一哥身处无数好茶中,却只是把那紫砂茶壶高高地供着,再也不喝一口茶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