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阅读 > 家人盆栽

家人盆栽

投稿ID:qOSaxJlg 来源: CMSPC 时间: 04-10 热度:

 1

搬到新家后,肖琳最喜欢的就是放在桌边的家人盆栽。 这种盆栽是新产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罩了玻璃罩子的微缩景观,里面有小巧的假山瀑布,逼真的微缩植物,按比例还原的微缩建筑,还有一些小人被投影在山水之间。 只要上传一段人物动态视频,盆栽内部的芯片会捕捉视频中人物的动作,自动生成和周围景物相和谐的小人,通过暗藏在盆栽里的3D投影仪,小人就会被投影在山水之间,像真人一样栩栩如生。 肖琳给自己的盆栽选的主题是“桃源”。盆栽里有三个小人,分别是穿着蓑衣、在渔船上打渔的丈夫孟然,在岸边的小屋里忙着烧饭肖琳自己,以及在院子里和小鸡小鸭玩的女儿孟陶陶,整个盆栽里一片桃源景象。 肖琳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对着这个盆栽看一会儿。里面的小人忙碌又甜蜜,好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让她看得好生羡慕。作为一个常年见不到丈夫的女人,她每天回到家后就要不停地忙碌,做饭、清扫、辅导女儿作业、洗衣服、讲故事……反正直到合眼,也别想有一分钟自己的时间。 女儿孟陶陶最近还特别黏自己,明明已经五岁,却还不能自己睡,每夜都要死死搂着肖琳。 肖琳学着专家的建议,对女儿进行了各种睡眠诱导,都没什么效果。每天她都必须陪女儿睡,女儿入睡慢,夜里经常容易惊醒,有时候肖琳甚至得在床上干躺三个小时,才能听到女儿的呼吸逐渐平稳下去。 肖琳不甘心宝贵的夜晚时间就这样在床上干躺,决定试着再和女儿聊聊。 “陶陶,你已经是大姐姐了,穿衣服、吃饭都能自己来,为什么不能自己睡呢?”肖琳问女儿。 “妈妈,我害怕。”女儿说。 “陶陶,妈妈昨天给你读过的那本书你还记得呢?上面说了,黑暗里什么都没有。” “不对,有鬼。” 肖琳听了女儿的话,觉得今天的谈话又要失败,但她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尝试: “世界上没有鬼。陶陶,你见过鬼么?” “见过。”陶陶看着肖琳的眼睛,一板一眼地说。 2 肖琳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织毛衣针,按照女儿说的样子,把毛衣针的尖头对准黑洞洞的卧室。 肖琳开始后悔为什么昨天要和女儿谈什么“鬼”的话题。小孩子怕黑本来就很正常,自己非要去跟孩子谈,结果今天孩子把自己珍藏的毛衣针给翻出来了,闹着要肖琳一起抓鬼。 “妈妈,那个鬼可丑了,你别被吓到。”陶陶说话的语气俨然是个大人,“它是个光头,鼻子像山一样高,嘴巴像洞一样大,眼睛珠子就和电视上的车轮一样!” 随后,陶陶递过来一根毛衣针:“妈妈,这是给你的宝剑,要是你能杀了这个鬼,我以后就可以自己睡了!” 肖琳看着手里的毛衣针,心里突然一阵伤感。 陶陶这孩子之所以会想象出这么一个鬼,应该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爸爸了吧! 肖琳自己看过一些心理学书,孩子在3-5岁的阶段如果长期见不到父亲,可能会因为不安全感而产生一些幻想。寂寞的孩子可能会想象出一个朋友,而不安的孩子,房间里就会出现一只“鬼”。 想到这里,肖琳紧紧地抱住了女儿。 陶陶两岁不到时孟然就被派驻到了国外,三年都没回来。如今的陶陶已经不记得爸爸的样子,对爸爸全部的印象都来自于那个家人盆栽。 肖琳不止一次指着盆栽里孟然的小人给陶陶看,让她认认爸爸的脸,但陶陶对“爸爸”这个词,似乎还是毫无概念。 “妈妈,爸爸到底什么样啊?”即使看着孟然的投影小人,陶陶还是会如此发问。 “你爸爸是个特别好的人。”肖琳会笑着回答孩子说。“他个子高,长得帅,人还特别温柔体贴,我们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他。他和我认识的那天,正是狮子座流星雨,他站在流星雨的星空下对我说:‘你看,星星在为我们放烟花!’” 这些浪漫的描述也并没有打动小姑娘,她还是继续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个问题让肖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快乐的红晕:“孩子,再有一个月,你的爸爸就回来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是的,再有一个月,孟然就将结束海外任务,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肖琳就觉得好受一些。几年来,她和孟然的联系全靠一些零散的邮件。他那边似乎通信条件很差,写给他的邮件很久才能得到回复,回复的内容看起来也冷冰冰的,像是系统自动生成的一样。 肖琳几次都觉得这种日子自己要撑不下去了,但却连他人也联系不上,更别说要跟他谈一谈了。 不过等他回来,一切就会好起来了。至少他们能像过去那样交谈,说不定她心中所有的不安都不存在,说不定所有一切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肖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全然没有注意到女儿已经渐渐蜷缩到了自己身边,直到女儿拉了拉她的胳膊,她在彻底回过神来。 “怎么了?”肖琳问。 女儿的销售把毛衣针重新塞回她的手里,冰冰凉,然后女儿举起手往房间的天花板上指了指。 肖琳看到了那个鬼。 不是幻觉,她眼前真的有一个鬼。 这鬼并不是一般故事里所描述的雾状,而是一张巨大而扭曲的脸,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却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那有光线反射的、像是轮胎一样的巨大的圆形,应该是是眼睛;那微微有些湿润的红色区域,应该是嘴;而那个山坡的肉色凸起,大概是鼻子。 但这些怎么看也不像是人的五官,它们比例失调,呈现一种扭曲的状态,而且,对于人类来说,这些五官也太大了。 这张脸几乎铺满了卧室的整个墙面! 那嘴,真真是血盆大口!肖琳眼睁睁看着它越张越大,里面密布着像是锋利而高耸的牙齿! 鬼!这是鬼!一只要吃人的鬼! 3 孟然总是在夜里睡不着。 一个人生活有很多好处,坏处也很明显。孤单,有时候是一种享受,更多时候则像是一种病。 在孟然这里,孤单则是绝症,在他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什么人爱上他,也从来没有什么人愿意陪伴他。 他自问人不坏,但外形堪忧,人还在鸟不拉屎的海外工作,环境恶劣,自然更孤独不堪。 所以孟然才会花大价钱买了这么一个家人盆栽。 家人盆栽是新产品,远看像一套罩在玻璃罩子里的微缩景观。有人喜欢山水田园,孟然的家人盆栽里,则是根据自己房间做的一个微缩内景。 只要按照说明书调配好粉末和水的比例,加入一点人的DNA,倒进家人盆栽里,就会有数目不等的生化小人在盆栽中生长出来,在家人盆栽中生活。 生化小人达到完成体的状态后,按一个按钮,玻璃罩就会变成一个只能从外面看里面的单面玻璃,按照产品说明的介绍说,如今很多孤独的现代人,都喜欢在忙碌的一天后观察自己的家人盆栽,感受陪伴的温暖。 孟然的生化小人是一对母女俩,最近刚刚长到完成体。 这对小人花了孟然很多心思。当初创造小人的时候,孟然弄来了暗恋多年女同学肖琳的DNA,现在那个妈妈小人就是肖琳的翻版,而那个女儿小人,则混合了他和肖琳两个人的DNA,所以眉眼间有两人的痕迹。 孟然每天看着这一对母女俩忙忙碌碌,做饭、清扫、辅导作业,看肖琳给女儿叫故事,看女儿搂着妈妈,看已经做了妈妈的肖琳想念自己。 为了圆自己的暗恋梦,孟然在选择“家人盆栽”的配件时,还特地给自己的这对母女也买了一个微缩版的“家人盆栽”,为的就是强化肖琳对自己的思念,体会一下真正被爱的感觉。 后来,看着肖琳常常对着桌边的那盆微缩版“家人盆栽”出神,孟然果然感受到了被人思念的快乐。 现实生活中,肖琳早就嫁给了别人,更是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孟然一眼。但现在,在孟然的家人盆栽里,那个被选了深情模式的肖琳,对孟然那是爱得一个死心塌地。 这让孟然获得了极大的安慰,不仅生活有了奔头,对自己的形象也更在意了,正在积极了解整体植发业务。 因为自卑,当初设定时,孟然让肖琳迷恋上的并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经过重度PS、美化过的自己,他甚至制作了几段虚假的视频,作为肖琳和自己的恋爱记忆。 视频中,他和肖琳站在流星雨下,他看着满天流星,帅得像偶像剧男主角一样,还能张口说出“你看,星星在给我们放烟花”这样梦幻的台词。 孟然原本打算每天就这样看看家人盆栽,给枯燥的生活找点乐趣,但意外出现了。 这天晚上,他照例盯着家人盆栽里的动静,却发现那个独自留在卧室里的女儿,正死死盯着自己看。 他转了转头,又前后挪动了几下,发现小女孩的眼神始终跟着自己在移动。 孟然意识到,这个小女孩看到自己了。 孟然心中一阵慌乱,赶紧上网搜索。他搜索到一个网友说也有类似的状况,应该是家人盆栽的单面玻璃发生了“漏光”现象。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不稳定,影响也说不清楚,所以很多人也就忍了。 孟然心里有了数,便又不在意起来。一个几岁的小孩,看到了自己,也顶多是当成了鬼。他想到这儿,忍不住玩心大发,冲着小女孩呲了两下牙齿。 小女孩“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孟然哈哈笑了起来。 后来,孟然一发现小女孩盯着自己就吓她,弄得小女孩非要把肖琳弄进来陪睡,他这才消停了一阵子。 这天,他照例观察家人盆栽,发现小女孩又看到自己了。 看来“漏光”现象又发生了。 不同的是,这回,肖琳也在屋里。 她明显也看到了自己,因为她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鬼。此刻,她的样子和那个把他当做讨厌鬼的真肖琳,一模一样。 孟然回想起那些曾经被肖琳无视、忽略的瞬间,心中有一股怒火升腾了起来。 他一挥手,把家人盆栽从桌子上打了下去。 家人盆栽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那个保护盆栽小世界的玻璃罩子,碎了。 4 肖琳和孩子觉得天旋地转,好像全世界都要毁灭了一样。 等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肖琳才慢慢和女儿一起,手脚并用地向一处亮光处爬去。 只是,她没有想到亮光之外,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是巨型尺寸,超大的桌椅,超大的窗户,窗外像整个宇宙那么大的月亮,还有站在她和孩子面前,如同山一样巨大的男人。 这个男人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她和孩子捏起来放在手心上,声音听起来洪亮如钟: “肖琳你好,我是你的丈夫,孟然。” 肖琳花了好久才逐渐把孟然和自己脑海中的孟然联系起来,这个自称是孟然的人和印象中的丈夫一点都不像。 他秃头,身材也不像孟然那样高大挺拔,看起来倒不像是坏人,只是浑身有一股自大又自恋气质,很让人讨厌。 但肖琳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友好一点,甚至还严厉呵斥了正在大哭的女儿。 这个孟然说,他在海外工作,因为太思念他们,所以用技术把他们母女缩小了偷偷一起带了过来。现在她们母女还在恢复期,所以记不起过去的事情了。 肖琳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但因为还站在他的手掌上,只好顺从地点了点头。 孟然对她的表现很满意,把她放回地面。肖琳看着已经摔成碎片的房子,突然脚下一软,几乎要昏了过去。 这是她的家啊!她的生活!她的一切! 肖琳觉得自己需要大哭一场,最好有什么人敲敲她的脑袋,好让她能够从这个噩梦中醒过来! 正在这时,有什么东西滚到了她的脚边。 她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家人盆栽!遭遇如此劫难,这盆栽竟然完好无损! 盆栽里依然是一派田园景象,丈夫孟然正在和自己一起,笑呵呵地收拾刚吊出来的鱼。孟然还是那个孟然,又高又帅,和当年自己刚认识时一样,永远在温柔地微笑。 肖琳捧着家人盆栽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女儿经历这么大的打击,整个人有点愣愣的,此刻正呆坐在地上。 肖琳还没哭完,就又和女儿一起被现实中的孟然捏起来,放到了桌子上。 桌子上空出的地方,孟然用瓦楞纸搭了一个小房子,里面有像模像样的纸家具,墙面上甚至还有几幅粗糙的微缩装饰画。 “肖琳,这是你和孩子的新家。”孟然的声音里带着掩藏不住的兴奋,“以后我们一家人,就要永远生活在一起了!” 5 孟然是爱过肖琳,当然,他爱的是那个真肖琳。 肖琳是孟然大学时班上的女神,每个男生都喜欢肖琳,孟然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孟然这个人,虽然其貌不扬,但内心自大又自恋,所有女人只要多看他一眼,他就能脑补出这个女人爱上自己的全部情节。 其貌不扬的孟然觉得肖琳总是盯着自己看,恰好肖琳也是孟然的理想型,他自然又惊又喜,喝了两杯酒后就和朋友们吹牛要拿下肖琳。 孟然记得很清楚,他选的表白日是少见的流星雨之夜,狮子座流星雨从天而降,像是在他们的背后燃放起了巨大的烟花。 他说完了爱肖琳之类的话,觉得应该十拿九稳,就学着影视剧里的样子,趁热打铁想吻住肖琳。 肖琳打了他一个巴掌。 肖琳之所以跟他到这片空地来,是因为孟然跟她说,今天的天文社团活动改在了这里。 “请离我远一点。”肖琳冷淡的语气到现在孟然都记得。 “我并不喜欢你,因为你是同班同学所以和你有正常交往。我没有偷瞄你,我眼睛高度近视,目光比较游移,如果因此产生了误会,我向你道歉。但请你不要自己产生莫须有的联想。从今天起,我们不要说话了。” 孟然气急败坏地回了寝室,生气地烧掉了自己以肖琳为原型写的爱情小说。在他的小说里,肖琳在流星雨告白之夜后就深深地爱上了自己,两人郎情妾意,甚至马上就有了个女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孟然以为自己对肖琳早没了念想,没想到,在孟然中年之际,家人盆栽技术成熟了。 为了获得肖琳的DNA,孟然悄悄雇了一名私家侦探,连着几天翻肖琳家的垃圾袋,终于找到了肖琳用过的一次性咖啡杯,又成功从中提取出了肖琳的DNA。现在他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肖琳。 这个肖琳小是小了点,但从脸到身体,和真正的肖琳一模一样。以前隔着玻璃看这个小小的肖琳,孟然都觉得内心一阵温柔,今天玻璃罩破了,孟然第一次把这个小小的肖琳捧在手上,他觉得自己激动得要昏了头。 他马上拿出了自己之前做的纸壳房子,既然那个盆栽已经毁了,那从此以后,这个深爱着自己的肖琳,就可以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永永远远爱着自己。 从此之后,自己就不会再孤单了! 孟然这一夜睡得很甜,肖琳却睡不着。 女儿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那个自称是孟然的巨人又不肯把事情说清楚。 他为什么这么大?而她们为什么这么小?缩小技术?如果真有这个技术,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什么要刻意隐瞒? 肖琳心里明白,这个孟然一定没有说实话。 这个孟然和她心中的孟然差距实在太大了。她心目中的孟然,不光风度翩翩,更应该时刻为她和孩子考虑。 而现在这个孟然,随手就把她们母女塞到这个纸壳房子里,而且看样子他还指望着她们母女感谢他。 他站在那里,把脸靠近肖琳的脸: “肖琳,我给你做了这么好的房子,亲我一下吧。” 孟然说着撅起了嘴。 肖琳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孟然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大家老夫老妻了,亲一下都不肯?” 肖琳继续往后退。 孟然勃然大怒,举起拳头重重朝肖琳砸过去。那拳头,足足有小山一样大!正冲着肖琳的就砸了过来! 幸亏肖琳跑得快,才免除了被砸成肉饼的命运,她吓得浑身发抖,看孟然的眼神又惊又怕。 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自己,他以为这就是爱么? 孟然捶了桌子还不解气,又骂骂咧咧了好半天。 他说肖琳还装什么清高,嫁给自己了就是自己的老婆,让她亲就亲,这是她做老婆的义务。 还说做老婆就得有做老婆的样子,再不听话,他就把她们母女俩全都捏死。 他骂够了,终于消了气,沉沉睡去。 肖琳和女儿,呆呆坐在纸壳房子里,毫无睡意。 6 孟然和肖琳,最近几天似乎相处得不错。 肖琳的尺寸太小,不可能给孟然洗衣做饭什么的,但她会在他工作的时候一直陪在他身边,瞅准机会把孟然需要的铅笔、橡皮、咖啡杯之类的东西推到他的面前。 看着肖琳用力帮自己把笔拖过来的样子,孟然的心都乐开了花。 “小丫头,要是你一开始就这么乖,多好呀!”孟然把肖琳放在手掌上,细细端详着。 肖琳乖巧地倚在孟然弯曲的手指上,温柔地说: “这两天我想起了好多我们过去的事情,能回到你的身边我和孩子都太高兴了!” “你都想起了什么?” “想起我们上学的时候,春天你带我去看桃花;夏天去学校的湖心亭,周围荷花开得特别美;秋天我们去爬山,你给我拍照;冬天我们就宅在我们租来的小屋里,裹着一床棉被,一天也不出来……” 肖琳的脸红了。 孟然讪讪地笑了两下。这些情节,全都是他当初给肖琳做的背景视频,当然也没有一样是真的。这一点,让他有点心虚。 “你有没有觉得我有点……变化?”孟然试探着问。 肖琳原本想老实回答说“是”,但想到之前孟然发狂的样子,她小心翼翼地反问道:“有么?” 她的回答反倒让孟然不太好意思了。 可能这些小人的智商不太高,他安慰自己说,可能在这些简单版的生化小人脑子里,自己就是那个经过美化和再创造的超级大帅哥。 这让孟然更加飘飘然起来了。 晚上,孟然睡着后,肖琳还在轻轻拍着怀里的女儿,试图让她入睡。 “妈妈,我怕。”女儿轻声说。 “不用怕,妈妈在。” “妈妈,那个鬼,他会吃了我们么?” “他不是鬼。”肖琳试图跟女儿解释,“他是……”肖琳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解释当下的情况,只能含糊地说:“孩子,我们现在没有家了,只能暂时住在这里。妈妈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他能够对你好,妈妈也就满意了。” 肖琳眼中涌出了两行泪,紧紧抱住了女儿。 7 相比起肖琳,孟然和孟陶陶相处得并不愉快。 虽然这是自己和肖琳DNA结合的产物,但孟然显然没有任何做父亲的思想和觉悟。 他特别喜欢晚上工作,而工作的时候又特别喜欢肖琳在旁边。即使尺寸这么小,肖琳也是个灵巧的女人,总能及时察觉他的需要,为他把桌面打理的井井有条。 孟然很享受这种感觉,但孟陶陶则总是很煞风景。她会突然从纸壳房子里跑出来,哭着喊着要妈妈,要妈妈陪着自己。 这哭喊声把孟然的好心情全都给搅合了。 这孩子受了惊吓,好多天都不肯好好吃东西,脸已经凹了下去,一对大眼睛每次看孟然都像是看到鬼,这也让孟然很不喜欢。 而且,孟陶陶很快就病了。 她开始彻夜大哭,有时候晚上也胡言乱语,肖琳不得不整天守着她,开始没空陪孟然了。 孟然对此很不满意。 更夸张的是,这天晚上,肖琳从桌子上跑了下来,一路爬到了沉睡中孟然的鼻子上,孟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被吓死。 “陶陶,她发高烧了!”肖琳焦急地说。 “噢。”孟然哼了一声,打算继续睡。 “你还睡什么啊,快带孩子和我一起去医院!你是她的爸爸啊!” 肖琳这么一说,才把孟然脑子里有关于陶陶的信息激活。他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把盆栽设定成母女俩,只设定一个肖琳就行了嘛,要个孩子干什么! 他嘴上安慰了肖琳两句,开始找衣服,但刚穿了两件就停下了。 他不能带陶陶去看病。 家人盆栽虽然满足了人们陪伴的愿望,但却可能造成侵犯他人隐私等很多问题,所以全球范围内,家人盆栽都是违禁品,只有黑市才有售。 如果他带了陶陶去看病,他就必然需要解释这对母女的来历,然后他盗取他人DNA、私自培育家人盆栽的事情就会暴露,不光钱会打水漂,自己的工作很可能也会不保。 他已中年,父母都不在了,也没什么朋友,这份工作再无聊,他也输不起。更何况,这些年他孤身在海外,一直跟老同学们吹嘘自己发了大财,若这次的事情败露,他会彻底沦为同学们一辈子的笑柄。 孟然心一横,自己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找出一片药,细细磨碎了,用水融化了一些,递给肖琳。 “这是什么?”肖林问。 “退烧药。”孟然说。 孟然说的很自然,但和往常一样,他说的依旧不是实话。这是他用来治疗胃病的药,效果虽好,但对于心脏虚弱的人来说,却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心脏衰竭。 那孩子已经病成这样了,又只有那么一丁点大,只要喝上一些,足以致命。到那时候,肖琳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而且就算是这个肖琳日后也得病死了也没关系,他大可以再买一个家人盆栽,再去弄一个肖琳用过的咖啡杯,然后他就可以造出一个全新的肖琳,一个完全驯服、完全迷恋和崇拜自己的肖琳。 8 肖琳带着药回到了纸板屋。 孩子浑身发烫,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把那杯退烧药倒在了地上。 趁孟然不注意的时候,她其实在孟然的房间里进行过很多次探险。她早就知道这种药片,来自于孟然的抽屉,是一种胃药,而且她清楚地看到过药盒子上写着:可能会引发严重心脏衰竭。 之前,当发现自己突然被抛到了这个完全诡异的世界时,她还对孟然存有一丝幻想。孟然是爱她的,不然为什么会把自己放在身边呢?所以孟然一定会对她好,他们说不定还能克服彼此的差异,真正的成为一对恩爱的夫妻。 但现在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孟然并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那个孟然。尽管这个孟然自大自私到近乎冷血,但她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除掉陶陶,这毕竟也是他的孩子啊! 除非,除非陶陶不是他的孩子。 肖琳浑身哆嗦了一下。 如果孟然是假的,孩子是假的,这个世界是假的,那恐怕连自己,也是假的吧! 那个存在她脑海中的孟然,那个和她相亲相爱的孟然,难道只是自己凭空想出来的?自己对孟然的爱,难道也其实并不存在? 肖琳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躺在她身边的陶陶似乎做了什么噩梦,口吃不清地喃喃着: “妈妈……我怕……鬼……好大的鬼……” 听到孩子的话,肖琳突然觉得自己想明白了。 就算一切都是假的,这个孩子还是真的!她抱过这个孩子,和这个孩子一起为鬼苦恼,为黑暗哭泣,她是真的,她就是她的孩子。 她下定决心,从自己的家人盆栽下面,摸出了一根细长的毛衣针。 从第一天来到这里,她就一直把这根毛衣针藏在家人盆栽下面。在她的记忆中,她曾经用这根毛衣针为孟然织过围巾。 “肖琳,你给孩子吃药了么?”孟然问。 “马上就好!”肖琳回复说,“我们房间里的空气太差了,孩子喘得厉害,把门打开吧!” 为了防止肖琳逃跑,孟然总是小心地锁着门。他犹豫了一会儿,但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肖琳应该没心情逃跑,再说,能冻死那个小孩儿的话,也算是一个额外收获。 孟然把门打开了。 “亲爱的,你能来这边一下么,我喂了孩子药,有话想跟你说。” 孟然走了过来。 今晚的月亮很圆,应该正是农历十五。肖琳站在桌子上,窗外的月光洒进来,像是一束追光灯,让肖琳看起来美到耀眼。 孟然看呆了,愣愣地咽了下口水。 肖琳说:“孩子喝了药好多了,我……非常感谢你。” 肖琳直勾勾地看着孟然的眼睛,那双大眼睛和真正的肖琳一样,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女性魅力: “孟然,我想过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们母女变成这样,都要感谢你给我们一个家。所以我决定了,把我心里隐藏了很久的秘密告诉你。” “什么?”孟然凑了过去,身为一个中年男子,他原以为自己对任何事情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此刻他的心开始“砰砰”跳了起来,脑海中不住翻腾起当年肖琳看自己的样子。 会不会,肖琳真的曾经爱过自己? 多年前那个高傲、冷淡的肖琳,会不会真的一直在心里藏着对自己的爱慕,这爱如此深刻,以至于这个翻版的肖琳也继承了这种爱? 孟然沉醉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想象里,没注意到肖琳突然开始助跑,在他鼻梁上猛蹬一下借力,然后高高跃起,把手里的毛衣针狠狠戳进了孟然的眼睛里! 孟然惨叫一声,猛地捂住眼睛。他又慌又乱,双手胡乱地在空中抓着,脚下一滑,一下子摔在地上。 肖琳趁孟然摔在地上挣扎的时候,赶紧把女儿用被单裹在胸前。女儿小小的身躯滚烫滚烫,就像是一个挂在她胸前的小太阳。 “妈妈,我们去哪儿?我怕,有鬼啊!” “不怕,妈妈在这里。”肖琳坚定地说。“妈妈带你去找爸爸。” 肖琳抱着怀中的女儿,从开着的大门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门外无边的黑暗之中。 孟然眼看着肖琳和女儿冲出门去,连忙挣扎着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肖琳母女早就没了踪迹。 孟然气得破口大骂起来:“走!你走!肖琳你个贱人,勾引我,玩弄我,你活该被老鼠咬死,被水淹死,被雨砸死,被太阳晒死!真肖琳不理我,你个假肖琳有什么资格离开我!” 孟然吼了半天,终于冷静了下来,这个国家基础设施落后,夜间没有急诊。他气急败坏地给卖给他家人盆栽的黑市贩子打电话,要求对方退钱。 对方听起来一点也不意外,慢悠悠地说: “家人盆栽不是一般的东西,一开始我就跟你说清楚了:风险巨大,结果自负。对不起,本店售出的家人,概不退换!” 被卖家怼了之后,孟然只好用纱布胡乱地把伤口包扎了一下,毫无睡意。 肖琳在这里的时候,他每天都睡得很好,连梦都不做。肖琳就像是无边寂寞的一味解药,把他从已经习以为常的孤单里拉了出来。 她用小小的身体帮他拖钢笔、送白纸,努着劲儿给他把咖啡杯推过来,孟然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却能让自己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夜已经深了,温度低了下来,孟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冷,周围的黑暗像是冰块一样,要把他一点点冻死在无边寂寞里。他像是强迫症一样,一遍一遍往那个纸壳房子里看,幻想着能再次看到肖琳的身影。 肖琳当然不会再出现。 “肖琳!”绝望的孟然终于嚎啕大哭起来,他开始有点懂了为什么卖家会说家人盆栽“风险巨大”。孤独的人最想要陪伴,而失去了陪伴之后,孤独变得更难以忍受了。 几天之后,这个国家的春天到了,温度升高,河水解冻。在一片隐秘的树林里,有一块小小的土地被精心地平整过了,隐秘处有一幢用树枝搭建的小房子,屋顶用树叶和花朵装饰,既美丽又隐蔽。 肖琳和孟陶陶就住在这里。树枝搭的房子虽然简陋,但最正中却摆着一样高科技产品——肖琳的家人盆栽。 盆栽里还是照旧一片桃源景象,爸爸在钓鱼,妈妈在做饭,孩子在和小鸡小鸭一起玩耍。 “等到天气再暖一些,我们也去弄些蔬菜,把面前的这片地种满。”肖琳说这话时,眼里慢慢都是希望。 孟陶陶大病初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家人盆栽上。她盯着盆栽问: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到底什么样儿?” “孩子,你听我说,”肖琳温柔地回答,“他个子高,长得帅,人还特别温柔体贴。他很快就要回来了。” “万一……万一他要是不回来了呢?” “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肖琳看了一眼家人盆栽里那个温柔笑着的孟然,坚定地说。

本站推荐